前几天,看到微信群里有人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开源软件在国内的应用已经越来越普遍,如果美国对GitHub、Linux等做出限制,国内企业怎么办?

第一个反应:这是杞人忧天吗?类似的讨论之前也曾发生在OpenStack身上。大家讨论甚至争论得很热烈。

开源真的会被禁吗?开源真的能被禁吗?和一些圈里的人聊了聊,综合大家的反馈,可以梳理成以下几条观点:

1,大多数人认为,美国对GitHub、Linux等做出限制的可能性“极小”。有美国开源软件厂商认为,美国可能无法控制。

2,万一,万一美国如果立法,不能向中国电信行业的企业出口商品,那么华为、中兴等就会很麻烦。

3,如果美国禁止中国访问GitHub,确实会极大地影响中国的IT生产力。如果禁止中国企业继续使用Linux,可能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4,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该怎么办?不止一个中国的开源厂商、代码托管平台提到:“我们还是要把本土的开源生态真正地做强做大,这样才能摆脱对海外的依赖”。

其实,我国政府早就在部署应对之策。举例来说,2018年科技部国家重点研发项目《云计算与大数据开源社区生态系统》下有一个子课题——《安全可控开源社区支撑平台研发》,该项目由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牵头,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技大学作为课题承担单位,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开源中国和中国科学院云计算产业技术创新与育成中心作为参与单位也参与其中。

《安全可控开源社区支撑平台研发》课题,以安全可控开源社区支撑平台的研发为目标,主要研究开源社区建设的核心机制和关键技术,着力解决开源社区建设面临的安全和可控问题,建立安全可控的开源社区支撑平台,以支持云计算和大数据开源生态系统的建设和运营。其中,开源中国作为课题参与方,主要负责平台的基础支撑,包括软件众包机制和方法的研究以及基于Git的安全可控分布式代码存储系统。

在包括开源在内的很多技术领域,我们是在向国外学习。但从目前情况看,我们更迫切需要的是加快自主创新,自己掌握主动权,减少对别人的依赖。

大家可能注意到了,在文章开头的问题中,提到了一个关键平台——GitHub。我想,更多人开始关注和了解GitHub,可能都是从微软75亿美元收购GitHub开始的。

GitHub是一个面向开源及私有软件项目的托管平台,于2008年4月10日正式上线,除了Git代码仓库托管及基本的Web管理界面以外,还提供订阅、讨论组、文本渲染、在线文件编辑器、协作图谱(报表)、代码片段分享(Gist)等功能。目前,其注册用户已经超过350万(并不是最新数据),托管版本数量也非常之多。“GitHub确实是创新的发动机”,有业内人士如此评价。这可能也是GitHub在业内的卓然地位的真实写照。

现在,GitHub正大举进军中国市场。2018年10月,平安云宣布与GitHub达成战略合作,未来将通过平安云为大中华地区的客户提供GitHub企业版的产品和服务。平安云也就此成为GitHub在大中华区的首个云管理服务提供商(MSP)。平安云是继IBM、Fujitsu后GitHub在全球范围内的第三家MSP。未来,双方还会在基于云端的人工智能编程、DevOps和开源社区等领域持续深化合作。

中国的企业客户现在除了可以直接使用GitHub企业版,还有没有其他选择?听说,GitHub也曾经把中国的一个代码托管平台称作中国版的GitHub。它是谁?

其实上文已经提到了,它就是开源中国旗下的“码云”。码云(gitee.com),代码托管和协作开发平台,其定位与GitHub基本相同。码云发布的2018年的统计数据显示:从2014年到2018年的五年中,总项目突破500万个,开发者突破300万,2016年上线的企业版突破5万,高校版上线6个月使用的高校数量超过500所。

再看2018年的数据,码云项目新增220万个,其中开源项目新增94万,Issue新增115万,Pull Request新增128万。这些数据在国内同类型的平台中名列前茅。

2018年,码云完成了许多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事项,比如2018年4月接入华为云容器及华为云微服务平台,6月接入阿里云CodePipeline,7月接入腾讯云容器,11月企业版里程碑功能上线等。码云汇聚了几乎所有本土原创开源项目,提供企业级代码托管服务,是开发领域领先的SaaS服务提供商。

在代码托管和协作开发领域,中国的用户可以有更多选择,个人和企业客户都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平台。在这个领域,我们看到了一些本土的创业企业,它们有的在创业之初真的可以说是倾家荡产,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顶着巨大的压力,十年如一日的坚持和拼搏。发展并壮大中国本土开源社区重大项目的必要性不言而喻。在人工智能时代到来时,这种需求会更加强烈、迫切,也更有实际意义。有的时候复制是不可能,也是没有意义的,必须自己创造。

信息化和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