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由于纽约社区长达几个月的反对声浪,亚马逊出人意料地放弃了皇后区长岛市建立新总部的计划。让人感慨科技公司扩展到纽约真的很难!除了美国电商霸主,Uber、Lyft和爱彼迎等主要科技公司都在跟当地监管机构进行持续的斗争。但是纽约的政界人士却态度各异,预计2019年这类事件也还好继续发生。

科技目前是纽约市增长最快的就业部门。谷歌在曼哈顿的员工人数将在未来十年内增加一倍,超过14000名员工,并计划在哈德逊广场开设一个17亿平方英尺、价值几十亿美元的办公室。

与亚马逊不同,互联网巨头谷歌悄悄进行,没有要求政府提供税收优惠,因此在政治上不会有人反对。其他主要的科技公司Facebook、Uber和苹果,在过去几年里也都在纽约扩展了园区。WeWork开始向科技创业公司租用办公空间,现在是曼哈顿最大办公空间租户。

据该市经济发展公司(Economic Development Corporation)称,纽约市的技术人才增长速度是过去十年中其他美国城市增长速度的三倍,该公司在科技行业的公私合作伙伴关系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

但是,越来越多的当地政客厌倦了科技巨头在旧金山和西雅图等地的影响,他们的生活成本暴涨和收入不平等不断扩大,政客持续推动起草和执行更强有力的行业法规。虽然他们表示,欢迎科技公司为城市带来的高薪工作和创新,但他们仍然谨慎地确保大量纽约人享受这些收益,而不是少数高技能的技术工人。

纽约州参议员迈克尔吉安里亚斯(Michael Gianaris)表示:“我已经与西海岸的政治领导人就科技产业对旧金山这样的地方所做的事情进行了交谈。”

他是反对亚马逊纽约新总部的主要人物。他表示:“这些公司已经遍布这些城市,完全取代居住在那里的人们,将城市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财富不平等地区,租金飙升、很少考虑保护社区。而我们正在向他们学习。”

政界越来越多反对声音

除了Gianaris之外,其他纽约当地政界人士,如纽约市议会议长科里·约翰逊、新当选的公共调解人Jumaane Williams和美国代表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都呼吁政府更多地监督当地的科技公司,而奥卡西奥-科尔特斯更提到了国家级监管。

这些政治家得到了纽约强大的工会、基层社区和政治组织的支持。

而对于希望扩大在纽约市的办公楼和消费者市场,快速发展的加利福尼亚公司来说,这一直是一个令人头痛的问题。许多公司现在面临提高业务成本的规定,或者在某些情况下严重限制了他们在该地区经营的能力。

与此同时,州长科莫等纽约政界人士和其他商界人士担心,对科技过度限制可能会带来意外的负面影响,从而限制经济增长。他们指出,亚马逊HQ2对纽约可能是个重大损失,会产生连锁反应,阻止其他企业进军纽约。

一位科技业务集团的执行董事Julie Samuels表示:“我们不知道会错过什么,根据发生的事情,公司决定不在纽约加大投注,或在这里扩张或在这里成长或搬到这里。”

3月1日星期五,70个商业团体、政界人士和一些支持工会签署了一封信,在《纽约时报》上刊登整版广告,要求亚马逊重新考虑立场,并承诺支持该公司。

据报道,大约在同一时间,州长科莫跟杰夫·贝索斯谈话,要求他重新启动亚马逊在纽约市建立新总部的计划。

州长科莫在上周接受当地电台WNYC采访时,认为亚马逊撤销纽约HQ2的决定是一个“错误”,因为少数人的反对并没有反映更广泛的公众,他说更多人会支持亚马逊等公司在纽约扩展。

州长也向其他来纽约的公司传达:“请不要混淆,我们对商业很开放。”

但即使州长科莫公开要求更多的科技企业来纽约,他非常注重隐私问题。上周,州长科莫在全州范围内调查了Facebook从人们的智能手机应用程序收集的敏感健康数据。

州长办公室发言人Tyrone Stevens表示:“科技公司不应该侵犯消费者隐私。”

到目前为止,纽约当地的城市级法规都给爱彼迎、Uber和Lyft等高增长科技初创公司设置了障碍。

爱彼迎起诉纽约市

纽约市议员Carlina Rivera一直是爱彼迎等家庭空间共享应用监管的最强倡导者之一。

Carlina Rivera表示:“大技术公司在在纽约,我们必须像几年前为其他部门制定明确的法律和规则一样。”

像Rivera这样支持这些限制的政治家说,他们正在保护工人阶级的权利。但是,对于消费者而言,这意味着服务可能比其他城市更少或更贵。

最近,纽约市通过了一项法律,要求该公司将有关用户的数据转交给负责打击非法房东的城市政府执法机构,加强追查可疑非法爱彼迎租赁案件。

爱彼迎正在就此事起诉纽约市,认为这是政府滥用权力。该公司指责市议会受到酒店游说团的影响。

与此同时,纽约市对家庭空间共享平台的严格规定影响了该市的游客住宿选择,但是纽约是美国最贵的住宿地点之一。去年,曼哈顿的酒店住宿花费目前平均每晚约215美元;在许多情况下,爱彼迎可能是一个明显更便宜的替代品。

该公司及其支持者还认为,纽约市的规定使得纽约人在度假或外出时更难将空间出租给其他人,赚取额外的现金。据该公司称,纽约市房东在爱彼迎平均每年的收入约为6000美元。

爱彼迎全球传播和政策主管Chris Lehane说:“我们了解纽约是一个很难扩展的地方,对一个行业或公司来说很难,但这不应该影响想在平台上赚钱的普通人。”

经过多年与旧金山的监管斗争,爱彼迎已经能够跟这座城市达成妥协。它现在可以与城市一起注册所有房东并验证它们是否遵循城市的要求,在此过程中它已启动了数千个未注册的房东。虽然加入平台的新爱彼迎租户比率已经放缓,但旅客入住的时间却有所增加。

Lehane说:“在旧金山,我们引起了重大的政界人士关注。纽约如果出现同样的要求,我们之后可以在纽约做同样的改进。”

Uber、Lyft在纽约的监管斗争

像Lyft和Uber这样的乘车共享公司也在纽约监管斗争中陷入困境。

纽约去年12月实施司机工资标准,之后Lyft和另一个乘车应用程序Juno就该规则的实施向纽约提起诉讼,称新规定将有利于市场上较大的竞争对手Uber。与此同时,Uber正在起诉纽约强制限制打车司机上限,这项规则去年8月生效,Uber表示限制了劳动力供应。

Lyft和Uber表示,这些新法规将增加纽约车手的价格,两家公司都责怪出租车游说团的影响力。支持者,如机械师工会联盟独立驾驶员协会(IDG),代表纽约市超过70,000名使用应用程序的司机,认为额外的费用是值得的,为纽约市的司机提供生活工资。因为租金增长速度是工资的两倍。

Lyft发言人坎贝尔·马修斯在电子邮件中回应纽约调控乘车的方法时说:“科技行业的法规是有道理的。但是,当一个城市要实施规定前,应该先提问。而现在的做法,我们会感到担忧,这种方法不仅会伤害当地居民,还会不利于改善城市经济和移动性的宝贵创新。”

而电动滑板车公司对于纽约相对较新,这些公司都在更加谨慎地推行服务。目前,Lime、Bird或Jump等公司在这里经营摩托车租赁都属违法。相反,这些公司已经谈判试点计划,在外围区域的特定街区租用滑板车。

虽然公司正试图向城市申请,让他们扩展到城市的密集区域(即曼哈顿),但跟旧金山或上海这些市场不同,纽约的监管放行进展缓慢。

Lime东部地区高级主管菲尔·琼斯评论政治家在城市监管的做法时表示:“纽约倒不是比其他城市做到差,但我认为纽约更加谨慎,这也合情合理。”

最后,纽约市和科技公司(Lime这类电动滑板车公司或者爱彼迎等家庭空间共享公司)陷入僵局。

虽然亚马逊突然停止纽约HQ2计划,但Uber等公司仍然坚持扩展。相反,这些公司将不得不应对政治家、劳工团体和活动家等越来越多监督。

纽约市零售、批发和百货商店联盟(RWDSU)主任David Mertz反对亚马逊在纽约的HQ2计划,他表示:“我认为在西海岸,科技行业比在纽约能够更好地控制谈判。”

David Mertz说:“很多人最初都被涉及的资金和创新震惊到,而忘了问很多问题。但也许我们应该提出问题,并让这些科技公司达到更高的标准。也许一家公司完全控制某个行业,或者让社区以任何方式对其负责,都是不合理的。”

这个城市需要科技来使经济多元化,减少对金融业的依赖,为纽约人提供他们想要的技术服务。就其本身而言,科技行业需要纽约市,因为这里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消费市场,也是一个有才华的科技工作者想要生活的地方。问题是这些政党是否能够达成持久的妥协,不然双方就要继续通过媒体公开攻击、耗资的法律斗争和戏剧性的政治听证会来解决这个问题。

信息化和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