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几年前,曾听一位阿里健康的朋友说过他们的战略布局,叫做:医、药、保、健(互联网医院、医药电商、健康保险、健康管理),听起来十分熟悉,没错,这和平安好医生的3P理论有着一样完美的逻辑!(3P是指Patient,Provider,Payer)

从“医”到“药”有互联网医院和医药电商;从“消费”到“支付”有健康保险;从“治已病”到“治未病”有健康管理,多么完美的大健康战略布局!

然而现实骨感,阿里健康到目前还没能真正做到这样的宏大布局,更确切说,整个互联网医疗行业都还没有企业做到这样的布局,然而这正是医疗健康产业的难度,也是它的魅力。

平心而论,阿里健康2019年的表现不俗,单从市值管理角度来看,可圈可点:

(1)2019财年全面超预期——在几乎所有细分收入项目,都超过了中金报告的预测;

(2)未来三年的增长可期——平台与自营电商增速尚看不到回落迹象;

(3)长期想象空间巨大——互联网医院、院外处方、医疗AI、O2O这些热词标签一个也没落下。

阿里健康2019年报背后,还隐含了哪些具有启发性的深度信息?这是我们今天所要探讨,也是我本人最为关注的地方。

1.2019年营收50.95亿元,同比增长109%,为什么?

(1)收入的结构:电商,电商!

阿里健康的收入可以这么去看,就比较清晰:

A:电商类业务50.45亿元【占比99%】;

B:其他业务0.51亿元。【占比1%】

具体来看:

电商类业务分为三部分:自营电商业务42.27亿元、平台电商业务6.90亿元、消费医疗服务电商1.28亿元。

其他业务分为两部分:监管码溯源业务0.39亿元、问诊等创新业务0.12亿元。

总的来看,阿里健康目前就是电商,99%纯度的电商。除原来遗留的溯源业务外,真正的创新业务收入仅仅只有0.12亿元,这样看来,阿里健康仍在商业化探索和孵化的路上。

以下分别分析平台、自营两部分最主要收入增长的原因:

(2)平台增长的动力来源:持续资产注入

2019年平台业务收入达到6.90亿元,同比增长297%,为什么这么快?

按照阿里健康年报以及相关公告披露,平台业务收入计算方式有两种:

对于阿里健康体外的天猫医药馆运营,则收入按照天猫医药馆所获得的服务费的21.5%收取,举例来说,如果天猫医药馆GMV100亿,假设服务费率3%,则天猫医药馆收取服务费3亿元,随后分成给阿里健康为3亿*21.5%=0.65亿元。其对应的成本则为阿里健康的运营成本。

对于已经注入阿里健康体内的天猫医药馆运营,则直接以天猫医药馆收取的服务费为收入记入,同时需要向天猫支付50%的基础服务费作为成本。举例来说,如果天猫医药馆GMV100亿,假设服务费率3%,阿里健康直接记入收入3亿元,同时支付给天猫1.5亿元。那么这3亿元营业收入对应的营业成本就是1.5亿元+阿里健康的运营成本。

也就是说,同样一块100亿GMV的业务和资产,如果在阿里健康体内,可能贡献3亿元收入,如果在阿里健康体外,则只能贡献0.65亿元收入,两者相差5倍!

那么很自然的,想要增加收入,就要把天猫医药馆的业务逐步注入到阿里健康体内!

你会发现阿里健康确实也是这么做的:

阿里巴巴分别在2017年6月和2018年7月向阿里健康注入了两块天猫医药馆业务,前一次是保健品业务,后一次是医疗器械、用品和服务。这就是为什么公司运营天猫医药馆GMV只增长98%(从300亿到595亿元),而对应平台收入却增长293%(从2.08到8.18亿元)的原因。这意味着,如果没有继续资产注入,则平台收入的增速不太可能超过GMV的增速,而GMV已经595亿元的情况下,下一年的增速是一个巨大挑战,也是观察阿里健康的重要经营指标之一。

因此,我们可以初步得到结论:平台收入增长超过98%的那些部分,主要贡献来自于天猫医药馆资产注入:2018财年披露的是2017年4月-2018年3月的经营数据,2019财年披露的是2018年4月-2019年3月的经营数据,也就是说——

从外延角度考虑,2019财年就比2018财年的平台收入多出两部分:第一,是2017年6月并入的资产,在2018财年并表9个月,而2019财年则为12个月;第二,是2018年7月并入的资产,多了8个月的并表收入。笔者估算,单纯这两个原因带来的2019财年平台收入增量为4亿元以上。如果剔除这个影响,则平台原有业务内生增速在90%左右。

(3)自营增长的动力来源:大规模营销投入拉新

2019年公司自营品类的42.3亿元,比2018年的22.1亿元增长了91%。 可以看到自营数据的驱动力核心是营销力度的加大:同比增长126%! 而与业务匹配的履约成本(物流仓储)仅仅提升了69%。 尽管如此,应该说2个亿的营销开支从绝对金额来看并不算大,因此可以预期2020财年阿里仍有可能更大力度去投入营销,保障自营业务的增长。

另外一个数据也具有启发性:2019年阿里健康自营的活跃用户为2700万,比2019年的1500万增长80%,而2019年的单个活跃用户平均消费157元,仅仅比2018年的147元提升了6%——不到GDP增速的水平。 这意味着自营业务的增长主要由活跃用户数提升所驱动,而在用户的消费金额上并没有显着提升——这也可能意味着营销力度的加大主要是带动了新的客流,而没有太多老用户的购买增长。

2、真的盈利了吗?

阿里健康2019年仍在亏损,亏损金额是0.92亿元。如果剔除股权激励费用2.14亿元影响,则能够实现1.22亿元的盈利。

如上述所说,事实上,由于资产注入带来的额外收入很可能达到4亿元以上,这部分由于资产注入带来的增量业务所带来的的净利润在1.3亿以上(33%的净利润率),因此我们可以得到一个结论:如果没有资产注入,那么即使扣除了股权激励费用的影响,阿里健康仍然没有盈利。当然这只是一种测算方式,对于阿里健康来说,首先是不是盈利目前还没有那么重要——毕竟全行业都在亏损;其次,对于收入50.95亿的业务体量,以及部分关联交易业务的情况,想要实现会计盈利也比较容易。

更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可以看出,单纯的自营业务大概率上仍没有实现盈利,并且后续也面临着挑战——笔者估算自营业务的毛利率近几年并没有提升的趋势,很可能还在下降,毛利率的绝对数可能在22%-23%左右。 而从对应的费用率来看,履约费用率近三年分别为18%、15%、14%,可以看出收敛趋势,进一步优化的空间有限。另外行政开支和产品研发开支的费用率基本也稳定在4%-5%,营销费用率在8%-9%,因此如果没有有效控费或提升毛利率的办法,那么自营业务很可能还将处于-6%的亏损水平,如果自营业务仍然保持高速增长,则这部分亏损会再次将公司整体拖到盈亏线之下,及时平台业务实现100%增长也拉不回来。

此外,天猫对于阿里健康未来资产注入还有多大空间呢?笔者还关注到,2018财年天猫医药馆整体GMV为400亿元,由阿里健康运营管理的GMV为300亿元,估算来看,这部分GMV对应业务已经全部装入阿里健康体内,那么体外对应GMV在2018财年大概是100亿,2019财年可能已经达到200亿元,对应的服务费“营业收入”规模在4亿元左右,净利润1.2亿元左右。因此如果未来将天猫整体资产全部装入,则还有1亿以上的利润空间可以提升。

3、互联网医疗行业的同行能学到什么

这部分留在后面展开去写。

可以看出2019财年,阿里健康在持续强调(1)医疗AI;(2)互联网医院——浙江互联网医院平台(这让同在杭州的微医情何以堪);(3)医药O2O新零售等几块业务。同时,在2018财年提到的“健康管理”、“在线问诊”则没有重点描述,可以看到2C模式的健康管理和在线问诊,在阿里健康的尝试中,再一次印证了难度巨大的事实(平安好医生的数据也印证了同样事实)。

此外,阿里健康与平安好医生这样的企业,在布局能力上并不会弱于同行业其他企业,因此在这两个企业的财报中没有观察到新的爆发性业务,也大概率意味着——互联网医疗商业模式探索的路,还很长。

信息化和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