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乔布斯对Android感到愤怒,他直言不讳说:“如果可以,我会用我的最后一个垂危的呼吸,我会花完每一分钱……去修正这个错误。”

到底是什么错误?他指的是Android操作系统。因为有了Android,市场上才会出现许多长得很像iPhone的手机,功能和iPhone相似。

幸好乔布斯失败了,在法庭上败了,在市场上也败了。如果没有Android,智能手机可能会停下来。幸好现实并非如此,Android智能手机引爆新一轮技术革命,推动世界其它地区进入网络。

iPhone引爆智能手机,Android普及智能手机

在第一款重量级Android手机(也就是三星Galaxy)推出之后仅仅过了10年,也就是截止三星发布Galaxy Note 10的日子,全球约一半的人拥有智能手机。没有其它电子设备像手机那样以如此惊人的速度扩散。虽然引爆智能手机革命的是苹果,但是让智能手机普及的功臣却是Android。

即使Android没有出现,趋势仍然可能是一样的,只是智能手机、互联网要想达到今天的程度可能需要更长时间,网络覆盖率可能会停留在较低水平。当乔布斯冲着Android咆哮时,之前的一年全球智能手机销量约为1.75亿台,iPhone占了大约15%。到了2018年,苹果仍然占有市场的15%,但智能手机总销量达到14亿台。

三大势力联手完成了这一改变。一是谷歌,它提供软件和服务;二是三星;三是中国。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创造巨大的市场需求。三大势力自觉联合,完成史无前例的技术革命,造就了Android的成功。

开放让Android战胜iPhone,三大势力促成反超

站在今天看,似乎智能手机大流行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过回到2005年,当谷歌收购Android公司时,恐怕只有极度乐观的科技爱好者才敢如此预测。2007年,iPhone像原子弹一样震动世界,谷歌决定开放Android系统,让电话公司、手机制造商免费使用。作为回报,使用者必须让系统与谷歌广告系统对接。

当时行业充满恐惧感。一夜之间,iPhone让手机变得比服务更重要,无线运营商想夺回控制权。摩托罗拉等制造商不知道如何反击苹果,担心会被淘汰。谷歌也担心苹果、微软或者其它公司将会成为年轻智能手机市场的统治者,驱逐谷歌搜索引擎,或者说让它不再那么重要。想解决所有这些问题,Android似乎成为完美的解决方案,正如IDC副总裁Ryan Reith所说:“谷歌真正打开了大门。”

自从有了Android,任何手机制造商都可以打造类似iPhone一样的产品,如果需要,还可以在上面印上自己的品牌名。视频游戏、铃声及其它手机软件开发商不用为专用操作系统改来改去。移动运营商开怀大笑,因为用户会用手机上网,需要更快的网络,它们可以乘机捞钱。

第一台Android手机进入市场的时间比iPhone晚了大约18个月,直到2008年末才推出。手机很笨重,但技术和设备进步很快,到了2009年时,形势开始逆转。摩托罗拉、HTC推出相当流行的Android手机,三星更是将手机抬升到新高度。

Galaxy是第一款重量级Android手机。当iPhone推出时,三星是第二大手机商,仅次于诺基亚。在韩国和亚洲其它地区,三星力推大屏手机,最终大屏在全球流行起来。2011年,三星在美国打广告,嘲笑iPhone粉丝,说他们迷信“勉强可以”的手机。

两年之后,三星超越苹果成为全球第一大智能手机制造商,份额约有20%。一年之后,三星的份额提升到三分之一。

三星的成功让整个Android联盟受益。2012年,Android手机的销量相当于2010年的6倍,相当于iPhone的4倍。苹果与三星的法庭大战拉开序幕,事情渐渐明确:Android成为最终赢家。

然后轮到中国上台了。中国错过了PC革命,看到智能手机到来,中国很兴奋。2005年,中国网民只占总人口的10%还不到,到了2017年迅速上升到54%。几乎所有8亿人都用手机上网,而不是PC。苹果也在中国取得成功,但中国销售的手机90%都是Android手机。

在印度,Android同样大获成功,占了销量的99%;印度第二大操作系统名叫KaiOS,它也是Android一样的操作系统。

2018年全球手机的销量比2008高出9倍多。全球手机年销量用了将近100年才突破10亿台,但智能手机年销量曾经冲破15亿台,虽然现在略有减少。

Android步入中年,进一步普及壮大遭遇难题

当然Android也有自己的缺陷,比如威胁公共安全,伤害用户精神健康。三星等企业也想摆脱谷歌的魔掌,它们极力推广自有App和软件。

Android曾经是一团混乱,现在仍然是一团混乱。现在三大势力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它们辛苦建设的东西现在出现负作用,应该如何化解呢?Android赢了,但是各大企业开始思考未来,它们想搞清智能手机之后会是谁的天下。

苹果正在复仇。为何这样说?苹果推崇“命令与控制”模式,下一项重大产品可能只有依靠这种模式才能创造出来,它可能是计算机控制的汽车,也可能是AR眼镜。也许我们再也看不到类似Android一样的东西。

如果用科技标准来衡量,Android已经“步入中年”。IDC估计2019年Android手机销量将会下滑——连续第三年下滑。全球已有50%的人使用移动网络,分析师预计最终普及率可以达到80-90%。要让网民再增加35-40亿越来越困难。就算是Android也无法让手机成本无限降低,达到部分贫困地区的要求。

技术人员正在努力,向智能手机之外的“东西”下注,未来Android或者类似Android这样的系统可能会成为配角。未来,汽车、桌椅、恒温器、VR设备、眼镜全都能上网,我们不再依靠单一设备连接数字世界。对于云计算、无人驾驶汽车、语音数字助手来说,最大的平台都是专有系统,如果系统为某家公司专用,合作就会变得很困难,开发者觉得还是单独行动更好。

说到单独行动,有一个好标兵,它就是苹果。虽然苹果手机只占全球手机销量很少的一部分,但是全球手机利润大部分被苹果没收。也许谷歌OS真的霸占了全球,但在未来设备中,获胜的仍然有可能是“乔布斯哲学”。这意味着,未来统治世界的可能不是Android一样的开放系统。那会是什么呢?

信息化和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