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IT界曾经流行这样一种说法:“一流企业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随着云计算、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新的计算架构拐点出现,无论什么样的企业,只有投身于以创造强大且多样化的算力为已任的新生态中,才可能与时俱进。这时,企业的竞争力不仅仅取决于企业自身的实力,更取决于所处生态系统的强健、活力和竞争力。

“鲲鹏”展翅

从主机生态到开放架构x86生态再到今天的云计算生态,IT发展的每个阶段都有处于引领和主导地位的生态,而生态的完善和壮大也推动着算力的发展和提升。5G商用近在眼前,移动互联网蓬勃发展,物联网、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创新应用井喷式涌现。应用场景的多样化带来了数据的多样性,没有任何一个计算架构能够满足所有场景、所有数据类型处理的要求。从行业趋势和应用需求看,多种计算架构的组合是实现最优性能计算的必然选择。

多样性计算时代的到来将引发生态的重构与创新。

《庄子·逍遥游》中有这样的描述:“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古人常用鲲鹏之志形容志向远大。7月23日,鲲鹏计算产业发展峰会的召开,标志着以鲲鹏和昇腾处理器为核心、贯穿整个IT基础设施及行业应用,包括PC、服务器、存储、操作系统、中间件、虚拟化、数据库、云服务及行业应用等在内的“鲲鹏生态”雏形已现。鲲鹏生态将引领多样性计算时代的发展,为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边缘计算等提供强大的算力支撑。

就在8月初,AMD刚刚发布了第二代霄龙(EPYC)处理器,向英特尔在数据中心和云计算领域的霸主地位发起了新一轮冲击。鲲鹏生态则代表了一支新生产业生态力量,也是最值得关注的关键自主技术生态。

鲲鹏生态的诞生并非偶然。从应用需求来分析,OpenAI发布的《AI与计算》报告显示,自2012年以来,人们对于算力的需求增长超过30万倍,当前每3.5个月翻一倍,每年增长约10倍。指数级增长的计算空间、多样化的计算需求推动着IT市场持续快速增长,异构计算成为必然。包括AR/VR、AI与大数据、超高清、智能驾驶、机器人、智慧城市、智能制造、IO平台等在内的各种新兴应用层出不穷,它们都需要大量的计算能力。谁能支持这些新增的应用软件?这也是鲲鹏生态诞生的初衷之一。

技术的更迭是生态发展的核心驱动力。进入“后摩尔定律”时代,摩尔定律的效用正在减缓,未来处理器因为制程升级所带来的效能提升将会受到限制。这给了高性能处理器鲲鹏920(Kunpeng 920)脱颖而出的机会,它采用7nm工艺,打通了智能时代从端到云的价值链,在大数据、分布式存储、ARM原生应用等诸多应用场景中游刃有余。鲲鹏生态致力于推动异构计算的发展,可以更好地满足用户对超大宽带内存、绿色低功耗、安全可信等的需求。另外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云原生应用的快速兴起。鲲鹏处理器的一大优势就是可以随时随地支持云原生软件的部署。

从宏观市场发展来看,Gartner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IT市场规模为10.4万亿元,预计到2023年将达到12.8万亿元,增长26.7%;中国IT市场的规模预计将从2018年的7000亿元增长到2023年的1万亿元,增长13.8%。从IT市场的核心服务器来看,据权威市场机构预测,基于鲲鹏处理器的服务器可参与的国内服务器市场空间超过165亿美元。

对异构计算和强大算力的持续追求,此为天时;以云原生、智能应用等为代表的新兴应用的快速崛起,此为地利;围绕鲲鹏处理器,从芯片到硬件系统到软件再到服务的整个产业链上的企业共建、共享、共赢,此为人和。有了天时、地利、人和,“鲲鹏”何愁不能展翅高飞?

这才叫生态

何为生态?简单地说,生态是指一切生物的生存状态,以及它们之间和它与环境之间环环相扣的关系。在生态中,不会有一家独大,而是生态中的每一分子相互连接、相互支持,共同构成一个和谐发展的环境。

鲲鹏生态的一个核心支撑点或者说起点就是鲲鹏处理器,以它为中心向外扩展并形成丰富的产品和行业应用矩阵。华为与服务器、存储等硬件厂商,以及各行业的ISV共同孵化解决方案,充分发挥鲲鹏处理器的多核、高并发优势,并针对大数据、分布式存储、数据库、原生应用和云服务等优势场景进行深度优化,为政府、金融、运营商、电力、互联网等广大行业客户提供了基于鲲鹏处理器的数据中心基础设施和服务。

在鲲鹏计算产业论坛上,华为正式启动“华为云鲲鹏凌云伙伴计划”,已有25家生态伙伴加入。一个开放、合作、共赢的鲲鹏生态的外延在持续不断扩大。其中,ISV表现得最为活跃。比如,中软国际在政府、金融、制造等行业已陆续将解决方案、平台、产品等移植到华为云鲲鹏架构。同时,中软国际还与华为联合打造鲲鹏生态全栈服务能力,通过生态运营、专业服务、培训认证以及POC支持服务,全面支撑鲲鹏技术生态、产业生态、行业生态的建设和发展。再比如用友,它是“华为云鲲鹏凌云计划”首批企业应用战略合作伙伴,目前已完成NCCloud、A++等产品与华为基础设施产品的适配工作,还将基于用友企业云服务和华为GaussDB数据库打造联合解决方案。接下来,双方将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加快推动用友企业云服务和华为云鲲鹏云服务的对接。另外,中标麒麟高级服务器操作系统也完成了与华为GaussDB数据库的兼容性互认证测试,系统功能正常,运行稳定。像东方通、人大金仓、爱数、软通智慧等更多的生态伙伴也都不同程度地与鲲鹏架构完成了适配,推出了联合解决方案,在功能、性能和兼容性等各方面都达到了超高的稳定性和适配性。

鲲鹏生态的发展还得益于各地方政府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比如,华为首个鲲鹏生态基地及超算中心已落户厦门;成都市政府也与华为签订了鲲鹏生态基地项目合作协议,华为鲲鹏天府实验室及鲲鹏生态基地进驻成都天府新区。基于芯片核心技术,建立中国的ICT生态培育基地是大势所趋。鲲鹏生态基地、实验室在各地的落地,一方面可以有效促进基于鲲鹏处理器的产品、行业解决方案的孵化和商业化应用,强壮鲲鹏生态;另一方面,也有助于当地产业园的发展,培育产业新生态, 一举两得。

生态的健康发展需要生态中的每个成员相互协作,不仅要打造兼容性好的联合解决方案,更要在各行各业的实践中不断磨练、检验、提高,为用户创造价值。只有这样的生态才是有价值和长久生命力的。

不可或缺的内核

作为鲲鹏生态的主要成员,华为计划在未来五年内投资30亿元,以推动鲲鹏生态的发展。如今,在线鲲鹏社区已上线,它提供了加速库、编译器、工具链、开源操作系统等,可以全面支撑客户、合作伙伴和开发者,围绕鲲鹏技术体系开发有竞争力的计算产品和行业解决方案。

华为经过多年的技术积累与实践,在2018年推出了AI芯片昇腾310和昇腾910、基于昇腾芯片的Atlas人工智能计算平台;2019年推出了7nm的服务器处理器鲲鹏920、基于鲲鹏处理器的TaiShan服务器、AI-native分布式数据库GaussDB以及华为云鲲鹏云服务和解决方案等。华为为异构计算时代的到来提前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华为在鲲鹏和昇腾处理器、鲲鹏云服务和AI云服务等领域的技术创新和开放能力,成了鲲鹏生态具有牵引作用的最重要的“内核”。

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鲲鹏生态做大做强,是应计算架构变革之需,也是实现关键技术自主创新之必然,更是推动中国企业数字化转型之最大助力。

信息化和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