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互联网金融何尝不是如此。

近期,马云与原央行行长周小川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就互联网金融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似乎这是一次“隔空”对话。其中对互联网金融所阐述的观点差异明显。

很多人好奇,马云作为互联网金融的搅局者,他多年来是如何看待互联网金融?如何蹚这趟浑水的呢?马云眼中锁定的互联网金融又是什么样子?

1、马云眼里的互联网金融

 

在2019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上,马云直言P2P从第一天起就不是互联网金融,它是一个有了网页的非法集资产品。

他认为,互联网金融和传统金融最大的差别、区别或者优势,在于它风险极低、效率极高,其实大家老是担心互联网金融的风险,真正的互联网金融并没有那么大的风险,“不能把问题全部怪罪在互联网金融上。”

同时马云说:

技术是发展出来的,不是监管出来的,金融也一样,监管是监管不出好的金融,落后的监管本身就是巨大的风险。

马云的这段话刚好和前不久原央行行长周小川的一段讲话相对应。

在7月1日的上海学术会议中,原央行行长才对互联网金融也做了一番讨论。

不要轻易相信一些供给方的宣传。有人鼓吹颠覆性技术、革命性技术,你要是反对他,你就是“***”。这么做有时只是为了卖自己的产品,有时也是要排斥、打击竞争对手;当切实加强监管时,还可能打舆论战。

央行的作用必须维护和保障金融系统的稳定,并以稳定谋福祉。互联网巨头的动机复杂,警惕互联网巨头“赢家通吃”。

马云和周小川的这段讲话被媒体称为“隔空喊话”,引发了市场各方的关注,尤为关注的是互联网金融的搅局者马云是怎么入局金融行业的角色和场景。

2、搅局者这个角色,猝不及防

马云与周小川的隔空对话刚好相互对应,一个谈监管,一个谈创新和发展空间。

其实早在2013年,马云就说过,未来的金融有两大机会:

一个是金融互联网,金融行业走向互联网;第二个是互联网金融,纯粹的外行领导,其实很多行业的创新都是外行进来才引发的。金融行业也需要搅局者,更需要那些外行的人进来进行变革。

而马云作为这场金融行业的搅局者,自己也是从猝不及防到主动出击。

时间倒回到15年前,那时候作为阿里十八罗汉之一的孙彤宇带着十几人的团队,秘密的创建了淘宝网。淘宝网从无人问津到成为全国最大的消费平台,孙彤宇只用了短短三年时间,因此人们都称其为“淘宝之父”。淘宝网之所以能够如此快速的在全国攻城略地,其最重要的一步便是解决了人们支付的问题。

传统的交易模式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而互联网购物就是要打破这一模式,支付成为摆在面前的一道难题。

如何解决交易双方线上支付信任问题,孙彤宇和他的团队想了很多办法,甚至一度准备模仿Q币,弄个淘宝币,可是后来发现靠发币是行不通的。

没想到的是,这个困扰团队已久的问题,在孙彤宇一次逛淘宝论坛中得到了答案。他发现支付双方在都在关心支付安全的问题,那么只要保证资金安全,有第三方担保,交易信任的问题就迎刃而解。

这一模式刚一上线就很快被消费者认可,随后淘宝网便要求所有网购都采取这种担保式交易,并将其命名为“支付宝”。

这就是马云早期互联网金融的萌芽,估计在创立之初马云自己都没想到,支付宝如今会成为一个金融行业的颠覆者,因为他起初也只是想解决大家网购交易的问题而已。就同当年马化腾养了那么多年QQ不知道它会有如此巨大的潜力一样,也许这就是互联网的神奇。

支付宝的诞生让中国的互联网购物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支付宝从刚刚开始一个月只有30笔交易,到2018年淘宝“双十一”当天交易数就突破10亿次,成交额高达2135亿元。

虽然淘宝和支付宝霸占了中国消费者的生活,但是当初的孙彤宇却已经不在淘宝。在早期马云的十八罗汉中,基本都留在阿里而且身居要职。而人们对孙彤宇的离开大家都猜测是能力过大,而马云不能驾驭。有人问对马云曾批评他能力过大怎么看,孙彤宇却反问:你认为这是批评吗?

孙彤宇虽然离开淘宝,但业内仍然视其为"淘宝之父",这地位谁也不能撼动。如果说孙彤宇的离开使马云失去左膀的话,那么他很快找到了他的右臂,他背后重要的一位女人出现了。

3、外行领导内行的互联网金融

2019年8月28日,在杭州举办的2019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上,马云的演讲获得满场掌声,一时间被媒体疯传。

“未来30年,人类比拼的已经不是肌肉和力量,我们比拼的是智慧和体验,体验时代女人会越来越厉害,因为她懂得别人、她理解别人、她懂得支持和帮助别人。我们发现男性做生意非常注重数字,而女性做生意特别关注体验,数字时代注重体验更加容易成功。”

他以阿里巴巴为例,说阿里巴巴早期男女比例非常好,到后来男性工程师、产品人员越来越多,业绩增长反而往下滑,不如以前增长得快,他认为原因就是“男性工程师和技术人员多了以后,想问题逻辑了、理性了,而不是考虑客户体验和感受”。

马云直言:“如果女性的比例太少,阿里巴巴不会成功,是女性带给了阿里巴巴成功的机会。”

蚂蚁金服能够成为今天互联网金融领域的独角兽,可以说全凭一位关键的女性——彭蕾。有意思的是,彭蕾正是"淘宝之父"孙彤宇的妻子。

当时支付宝正处于不仅仅服务淘宝的“出淘”阶段,这个时候支付宝面临着与外部商户对接间支付成功率低的难题。当时淘宝上的支付成功率大概是60%左右,意味着淘宝网每营销100个用户,就有40个用户因为支付失败而流失。这不仅带来用户的抱怨,就连淘宝内部都怨声载道,抱怨支付宝分散精力搞创新,而忽略提高支付率以服务淘宝的网上交易。

这一切都在2010年的支付宝年会上爆发出来。当一千多名支付宝员工步入年会会场时,扩音喇叭里传来了支付宝的客服录音。“你们让我活不下去了。”“我再也不用支付宝了。”谩骂之声不绝于耳,像利刃刺在支付宝员工的心上。紧接着,马云上场了,他直接发飙,说支付宝的用户体验是“烂,烂,烂到极点了。”

于是,马云口中注重用户体验的女高管——彭蕾登场亮相。彭蕾等支付宝一众高管在年会上都纷纷表态要狠抓用户体验。

可是,这个HR出身的女人懂支付吗?支付宝上上下下都在嘀咕,就连彭蕾自己也有点儿犹豫。“我不懂,完全不知道金融该怎么做。”她也没料到马云会安排自己接管支付宝。

在彭蕾自己都犹豫不决的时候,马云却说,彭蕾你去,我相信你可以,你就告诉你的团队一句话,我不懂金融,但是有一天我比你们还懂的时候,你们麻烦就大了。

于是作为“空降兵”的彭蕾决定开一次业务讨论会,这就是支付宝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骆驼大会”。

在骆驼大会之前,很多支付宝员工都陷入了迷茫和纠结之中,再加上马云在年会上的严厉批评,很多人难免灰心丧气,信心不足。骆驼大会第一天的晚饭非常特别,每个人面前都摆了一瓶红酒。落座的员工顿时傻了眼:“难道要大喝一顿吗?”没错,酒过三巡之后,气氛变得活跃,彭蕾自己也喝了很多,她就坐在地上和大家聊天,听大家讲过往的艰辛。人人都放下了戒备心,很多老员工讲着讲着就哭了起来。

“重拾初心!我们可以忘掉KPI,忘掉战略,但一定不能忘掉客户价值!”这是彭蕾在“骆驼大会”上讲得最多的一句话。从那以后,“把用户的价值放在第一位”成了蚂蚁金服不变的原则,“做正确的事”不是“正确地做事”,成为蚂蚁金服员工的工作标准。彭蕾领着支付宝集中精力改善了用户体验,重整了旗鼓,迈入新的阶段。

4、艰难中成长的庞然大物

2016中国保险业发展年会上,马云说互联网金融要做好有三个要素,这三个要素不具备,基本上我认为都是高风险的。

第一是大数据,但是大数据总被误解,大数据的大,是指大计算能力的大,不是数据多少的意思;第二是风险控制系统,你是否有互联网时代所具备的高技术含量的风控系统;第三,你是否有因数据而建立起的信用体系。

可支付宝在发展中却面临着危机和监管的风险。

2013年6月13日,支付宝联合天弘基金上线了一个名字有些土的理财产品“余额宝”,余额宝推出后当时年化收益率一度高达6%,吸引了大量的公众存款。余额宝的出现如同一条鲶鱼,搅乱了银行业的原有“秩序”。

当时市场人士分析称,2014年初规模已达到4000亿的余额宝,其绝大部分投资于协议存款,按照当前6%的利率计算,一年的支出达到240亿元。天弘基金无疑面临巨大流动性和兑付风险。

很快,各方势力给支付宝来了一次“大围剿”。2014年12月央行近期给互联网金融连下了几道“紧箍咒”,暂停线下二维码支付、虚拟信用卡;发布《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草案,拟规定个人支付账户转账单笔不超过1000元,年累计不能超过1万元;个人单笔消费不得超过5000元,月累计不能超过1万元。有分析人士惊呼此举是要直接断了支付机构的生路。

然而,这最多只能算是监管机构对互联网金融“收紧”的小试牛刀。紧接着,四大行随即纷纷下调支付宝转账额度,工行甚至只保留了浙江分行一个快捷支付接口。号称“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的马云对此也无可奈何,除了笑言“被文件打败”,失望之余甚至发出了“虽败犹荣,虽死犹生”的感慨。

5、互联网金融需要监管

如果说这次的围剿是由于外部监管带来的危机的话,那么侨兴债的违约撕开了支付宝低风险的面具。马云所谓的互联网金融的三个要素也受到了严重的冲击。

2016年年关将至,本来大家高高兴兴的准备回家过个好年,结果一个震惊整个金融圈的噩耗传来。12月20日据蚂蚁金服方面透露,侨兴电信与侨兴电讯两家公司自2014年12月15日起通过招财宝平台陆续发行了10亿元私募债,截至2016年12月16日,总计3.12亿元本息偿付违约。

2016年12月28日,蚂蚁金服招财宝发布公告称,侨兴私募债第一、二期预付赔款陆续到账,招财宝已安排资金发放。对于后续到期的侨兴私募债,浙商财险在2017年1月24日的公告中称“继续践行社会责任,尽最大努力进行分期预赔”;广发银行发布保函是假保函声明并向公安机关报案。据报道,浙商财险在开展预赔后,已启动追偿程序。

虽然侨兴债的事件在后期的赔付中逐渐平息,但是此次的违约却引起了所有人的反思,再大的平台也仅仅是背书而已,互联网金融一样不能杜绝金融风险的存在,更不可能离开监管的视野。

所以马云说:“技术是发展出来的,不是监管出来的,金融也一样,监管是监管不出好的金融,落后的监管本身就是巨大的风险。”这话不可全信,成人的态度本身就以自身利益为考量。互联网金融也并不是不需要监管,而是监管越来越互联网化。

现在由支付宝演变而来的蚂蚁金服俨然做成了一个庞然大物,去年被传要上市时估值高达1500亿,未来蚂蚁金服会演变成什么我们谁都很难知道。

据阿里巴巴财报披露:

今年二季度,阿里巴巴从蚂蚁金服获得的知识产权及技术服务费收入为16.27亿元人民币(2.37亿美元),而2018年同期为9.1亿元人民币。

按照阿里巴巴与蚂蚁金服于2014年签署的协议:蚂蚁金服每年需向阿里巴巴支付知识产权及技术服务费,金额相当于其税前利润的37.5%;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阿里巴巴有权入股并持有蚂蚁金服33%股权,且出让相应的知识产权,上述分润安排则同步终止。

据此测算,二季度蚂蚁金服税前利润为43.39亿元,环比增长214.65%,同比增长78.78%。

2016年10月16日,在蚂蚁金服年会上马云说:

中国不缺一个金融机构,但是中国缺乏一个让信用等于财富,建立完善的信用体系,中国缺乏一个去支持80%没有得到金融服务的人,今天不仅中国缺乏,全世界都缺乏。

可以看出,信用体系、普惠金融是马云眼中互联网金融的未来。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互联网金融不可能跳出监管之外,也不可能是零风险。未来之路,任重道远。

信息化和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莎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