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但并不真的“人人都是产品经理”。

当我们讨论互联网产业与实体产业之间的关系,总觉得互联网产业是年轻的,轻盈的,科技的,新颖的和充满创造性,而实体产业是沉重的,传统的,守旧的和缺乏创新的。

在过去的十年,因为阿里,腾讯,网易等一大批的互联网企业的崛起,让饱受传统企业按部就班生活的大家活得了喘息,仿佛注入了年轻的血液。但是,十年后的今天,在互联网的热潮淡下去之后,我们重新审视互联网产业和实体产业,我感觉互联网产业的角色边界越来越清晰,即互联网产业将成为实体产业的工具和手段,补充实体产业的进一步发展。

只是现在充斥着太多的伪互联网,没有互联网的创新,迭代,试错,敏捷。毕竟,不是有几个技术人员开发个APP就能叫互联网的。

关于用户流量的价值的演变

曾经用户流量(仅指数量)是一个放在神坛上的词语,拥有流量(仅指数量)就成为获得融资,扩张,盈利的关键。走在互联网前列的人很早就发现了这点,并且吃到了第一波的红利,成为最顶级的企业;稍微迟钝一点的也不错,虽然获客成本高了一点,却也吃到了第二波红利,成为了领域的独角兽;最差的一波,就是现在还在觉得用户流量(仅指数量)有相当高价值的人,注定失败告终。

为什么这么说呢?

走在互联网前列的人,创造出了新颖,独树一帜的价值,这些价值在当时是没有竞争的。当用户们发现这些价值能够真正为自己创造便利和福利,并且没有其他可替代品的前提下,用户流量几乎无成本地流进了公司。而当时的VC等投资机构们,更专注地是企业的未来可能性,有流量即有非常高的可能性在其他领域获得更早的布局和收益。

当用户熟悉了互联网的套路后,如果没有直击痛点的产品,获客成本会难以估量。特别是经历了网约车大战和单车大战的VC们,也开始从奉信“流量为王”转向了“真正有价值的盈利模式”。

我很吃惊的一点在于,在惨烈的烧钱之战后,仍然有很多人跟我说“我们渠道有流量,有用户,所以我们和别人合作,我们肯定是有优势的。”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从心里很想反问几个问题。

“你们产品的勾手是什么?”

“你觉得你们的用户流量的价值在哪里?仅仅是数量吗?”

“你们的用户画像是什么?你通过多少维度来区分了你用户,并且你知道这些维度的用户都有或者可能有什么样的需求吗?”

“你们的用户支付宝恐怕都有,你觉得你们凭什么能把客户从支付宝拉到你们的业务生态里?”

很遗憾,当我发现他们除了有用户数量外,什么都没有时,我不得不把他们拉进必然失败的最差的一波人中。

以我的思考,目前,用户流量价值已经向两个方向演变。

方向一:精准

精准即多维度的用户画像。这个画像是深刻的并且可以联想的,而不是仅仅停留在性别,年龄等很粗浅的方面做了非常简陋的分类。

关于精准,早早入行且一直注重商业和科技多方面发展的企业才能在做到。那些业务生态不完整,不重视技术的企业是无法做到有价值的精准。就像滚雪球一样,走在互联网前列的人完成了信息的原始积累后实现了复利般的爆发性增长,随之而来的是对技术的需要和技术的投入,最终形成了整个体系的良性循环。而那些入局晚的人,已经失去了最宝贵的时机。(是不是说没机会,并不是,只是难度非常大,大到可能只有屈指可数的佼佼者才有可能在巨头中分一杯羹,而绝大多数平庸的领导者,只能要么被淘汰,要么苦苦挣扎。)

方向二:用户认知

用户认知是指,在用户的脑中对一个产品的第一印象。当我们说起支付,我会立刻想到支付宝,支付宝是脑海中认知的钱包的概念;当我们说起社交,会想到微信和QQ,他们是脑海中沟通的概念;当我们说起游戏,会想到腾讯和网易,他们是脑海中娱乐的概念。当一个领域中,这个概念已经被建立起来时,就如同铜墙铁壁一样,其他的类似企业和产品是很难渗透进来的。

所以,目前的情况是,企业和产品应该塑造自己的品牌形象,或成为垂直领域的标准。当用户能够把一个概念与企业和产品进行本能的绑定时,这样的客户才是真正有价值的。

互联网的角色边界的改变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谈谈为什么说To C的互联网健康是死路一条》,里面提到互联网创新基本就在于改变供需关系、提高匹配效率,纯To C的互联网健康,既不能跟滴滴一样最广泛的动员社会力量增加供给,也不能跟淘宝天猫一样增加商品跟用户匹配的效率,所以本质上隔靴搔痒的。

换个角度来说,以服务类实体产业为例,服务实体产业的商业模式的核心是对服务本质的整体链路的掌控。

比如旅游行业和教育行业。

旅游行业真正的核心在于旅游线路的整体安排和安全服务,能够对出行、住宿、人员、餐饮等一系列的预估和成本把控(车票酒店都是旅行社根据需求判断提早预订的,并不是成团了才订),能够透析用户需求,用户偏好,甚至了解目的地的政策,法律,风险,全力保障人生安全。

教育行业的真正核心在于对课程内容和课程模式的整体把握。能够对师资,内容进行多方位的编撰,更新和提升,选择最合适的地点,方便客户的就近需求,最终能够让学生有肉眼可以看到的提升。

那么互联网在里面可以做什么?简单来说,把自己定位于工具,利用自己的用户精准和用户认知,推给每个用户最匹配的产品。再简单粗暴点,提供微信群这种最简单的互联网形式,方便实体服务行业获取精准的用户。

打个比方,虽然我非常不喜欢沪江的电话营销,不过我依然认为沪江的电话营销是高效的。他们对每个课程页面进行埋点,对于反复点击该课程的用户进行电话引导和营销,即在有需求的用户里进行最高效的转化。这点,最近在微信的保险业务上也感受了一把。

说到保险,利用微信群吸引用户自动加入并宣讲的效果远远好于大海捞针的一般推销。曾经加过一个重疾险的群,五十几个人最终成交了十几单,这效果非常优秀了。

在教育行业这点愈发明显,互联网提供了线上学习的便捷,不过真正的核心还是在于讲课老师的好坏和课件内容的价值。

必然失败的最差的一波人说,我们也有流量,我们可以为他们引流拿佣金。且不说高端的教育,医疗,旅游的覆盖面有多少,恐怕这些机构早已深入了学校和高职高薪用户的周边,通过和学校、企业的合作,精准定位到了人群。

谁能等着你在一堆沙子中挑出一粒米呢?

互联网的角色的未来方向

把自己定位成一种工具,专注于对科技的投入。

支付是一种工具,而不是对金融行业的颠覆。对金融行业来说,核心绝对不是支付。

挂号是一种工具,而不是对健康产业的颠覆。对健康产业来说,核心绝不是挂号。

AI是一种工具,云技术是一种工具,大数据是一种工具,都是为实体行业的服务所服务的。

To B也好,To C也好,互联网产业未来的方向一定是科技型的,工具性的。这点上我挺佩服阿里的远见,很早就布局了阿里云,布局了大数据,提出了金融科技这个概念,实现了业务方向的拓展。

从我个人角度来言,我更喜欢to B的SAAS服务,业务逻辑清晰,产品明确,客户群体明了,是可持续的科技投入和产出。和绝大多数所谓的to C互联网到处打一枪,政策一来就死的比,to B的技术含量更高,企业的忠诚度更强。

如果互联网产业试图对其他产业过分介入时,就会产生P2P式的爆炸。如果只是一个借贷双方的平台型工具,这些P2P恐怕现在还获得好好的。

互联网产业巨头早已开始抛弃“开发个APP,把产业向线上引”的路线(出现了太多的伪互联网),走上了科技型互联网产业的路线。

其实我今天写的东西,在真正的互联网人眼中是很浅显的。但是,我发现很多人甚至部分从业者,对互联网的理解还是很外行的。就如同,虽说“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但并不真的“人人都是产品经理”。

信息化和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莎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