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没有人会怀疑,这是人工智能的好时代。

顶级医学期刊《柳叶刀》近日宣称,AI对病症的确诊率高于专业医生:AI深度学习可以正确检测出87%病例的疾病,医疗专业人员则为86%。

去年,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融资达310亿美元,包含“ai”的域名是3年前的两倍;FDA已快马加鞭批准了多项用于医疗保健的AI技术。《北京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白皮书(2018)》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全国人工智能企业高达4040家,几年内翻了N番。

藏在数字变化中的还有意识的转变。3年前,人工智能还意味着击败了人类世界最顶尖棋手、惊起一滩舆论的阿法狗。如今,它已从微博转发上万的酷炫效果变成了一个社会共识、一项国家战略。如同拥有了一把名为AI的锤子,目光所及之处都成了钉子。AI的“DNA”,正在向各行各业输送。

AI应用彻底从务虚走向了务实。理想主义的面纱被揭开后,人们期待AI如同互联网串联起各行各业,落实到每一个场景,接通商业,变得可感可知。

人工智能市场“四大巨头”的身影也一点点在资本泡沫里变得清晰可见。梳理了德勤咨询、光大证券等机构研报及各大企业的新闻后,人们惊奇地发现,互联网三大巨头BAT与华为,几乎抢占了AI阵地近65%的战斗力,如同四足鼎立的局面,他们在“战场”上用金钱和技术打造了护城河,阿里系、百度系、华为系和腾讯系,几乎构成了当前中国AI势力的主要力量。完全“独立发展”,没有与这四家豪门产生往来的企业可谓少之又少。

阿里与腾讯:AI补强,加宽“护城河”

在盘根错节的图表里,能够明确的是,中国AI产业被分为应用、技术、基础这上中下三层,下一层是上一层的前提和保证,上一层是下一层的实践和运用。

其中,腾讯系和阿里系整体席位分别为37席与31席,在四大巨头里位列第二和第三。

从他们布局的方向上也可以清晰看出思路。两大市值五六千亿美金的互联网巨头在AI上的步调出奇一致,他们都选择延续自己原本的企业基因,再将其进行对应的AI化。

这是性价比最高的商业抉择。进行补强的同时更加宽了自身产业的“护城河”。

比如阿里在技术层的优势是机器视觉。目前,在人工智能领域,机器视觉是当之无愧应用最为广泛、商业化前景最明朗的方向之一,其见效非常精准,速度也快。机器视觉能够直接赋能人脸识别、安防等项目,更可以辅助阿里的“无人零售”构想。

人工智能视觉识别市场的“四小龙”其中的旷视科技、商汤科技、依图科技背后都有着阿里巴巴的身影,阿里对这一领域的战略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事实上,这些基于AI技术层的优势已经开始与AI应用层的优势发生化学反应,进一步为阿里自营业务补强。例如,阿里在应用层最有优势的AI领域为零售、金融和娱乐营销,这明显与集团主营业务有密切联系。阿里无论是与银泰、大润发等传统零售业态合作,还是扶持盒马等新物种,都是希望证明淘宝天猫验证过的线上电商模式,可以高效率赋能线下。而对娱乐营销领域的AI投入,就如同当下大量短视频、社交、直播应用可以无缝插入阿里妈妈和淘宝链接一般,更像是阿里对新流量的攫取尝试。

腾讯的路子如出一辙。在AI技术层,腾讯携搜狗一道,占据了机器翻译领域的有利位置。机器翻译可以直接用于腾讯系的社交产品上,更是腾讯在AI教育应用领域的天然搭档。

在应用层,腾讯同样将很多精力投向了教育领域。这当然也存在着某种路径依赖:微信和QQ就如同无限的年轻用户池,足以为AI教育输送大量低价优质的流量,而这些用户在“镀金”后,又可以进一步反哺腾讯的社交及其它増值服务。

总结起来,阿里和腾讯选择将AI这个DNA与自营业务发生融合,迅速改善各自的电商效率与社交效率,再进一步考虑赋能同一业态的其它企业。AI成为了业务补强与锦上添花的最佳利器。

电商与社交是C端受众应用场景最广泛、感知最强烈的触角之一,阿里和腾讯的举措不仅可以让用户最快最近距离与AI发生联系,提升用户的使用体验,为产品增加科技品牌形象。同时,也进一步优化自身和伙伴的商业效率,并进而攫取更多流量,巩固传统优势领域。

百度与华为:聪明人的“笨功夫”,步步为营扎根AI产业链

区别于阿里腾讯,百度与华为的布局分布显得更为均匀,也同时有那么一丝意味深长。

比如百度,搜索起家的百度在应用层却牢牢占据了自动驾驶、交通出行、家电和手机的优势;在技术层,优势领域则为操作系统、开放平台和语言处理。唯一看得出和搜索强关联的,也只有语言处理这一项。而华为,则把精力和优势投向了“一直在路上”的物联网。

从唾手可得的商业利益和C端美誉来看,这两家公司似乎有点“笨”,但如果更深入地理解AI,就能发现百度和华为选择的必然性。

业内早已形成共识,AI是新动能,它对国民经济的改变不是像互联网改变餐饮、改变销售一样的重新构建一种商业模式,而是像电能一样重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

换句话说,人工智能不仅对于消费端有着极为深远的影响,更对于移动互联网极少关照到的生产端和供应端,也有着不可小觑的意义。

美国《连线》杂志曾发表文章指出,“通过多样化的技术应用,AI正在改变世界。而百度作为最早布局AI的科技巨头之一,已经将人工智能技术与交通出行、智能家居、工业、制造业、教育、农业等多个领域结合起来”。

这正暗含了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彦宏所提出的:“AI虽然不能产生万物,但正在‘唤醒万物’。”

百度依靠在人工智能三大层面的长久布局,已拉开了产业智能化的序幕。这一点,在应用层百度的优势上可以找到答案。百度是唯一一家既可以涉足农业,利用AI管理蔬菜生长与虫害,结合无人机播撒农药;又踏入工业,利用模式识别、计算机视觉助力质检,改造挖掘机;更广泛应用于第三产业,帮助视频医疗、物流、教育等产业升级转型。

中国互联网已经进入所谓的“下半场”,以往巨大的人口红利和移动互联网流量红利,让互联网企业只要简单粗暴跑得快,就能够成为天然的市场赢家。而如今中国消费互联网日显疲态,如何提高商业效率,成为了整个圈子共同的焦虑。

百度布局的产业因此在战局中显出了特色。百度系占据了图中48个席位,占比近四分之一,位列第一。在棋局中,这些产业星罗棋布,同时也有着步步为营之感。待到这盘布局缜密的棋局完成,形成产业链全面合力,届时将为百度带来值得期待的正向效益。

还需要特意提及的是,百度与华为开放的平台能推动的不仅是自身长远利益的实现,更为全社会加速实现新一波的数字革新添了燃料。

要理解这一点并不难。百度在技术层更多优势归属于开放平台(如Apollo)和操作系统(如DuerOS)。华为则落脚在开放平台和物联网领域。

而在AI基础层,可以清晰看到,百度手握中国唯一自主知识产权的深度学习开源框架PaddlePaddle,在算力领域,拥有中国最大也是最成熟的AI开放神经网络百度大脑,而华为则拥有性能优于国外竞品的AI芯片昇腾,已经成为国内当仁不让的AI芯片大佬。

这些技术领域的投入,直观来看不是能够直接产生某种应用成果的,更不能直接赋能自身优势项目。然而这种技术积累,能够为其它企业或开发者,提供一整套成熟的AI解决方案,免去了很“重复造轮子”之苦。

这些AI“基础设施”不仅直接决定着AI技术在上层建筑的应用与发展,更能帮助企业直接“AI化”——企业将AI技术和自身业务结合,免去了技术研发的难度与投入。当无数家企业完成了这场“AI”化后,那么结局必然是整个行业的迭代焕新与社会经济的长足进步。

百度和华为更像是两个聪明人却日复一日地下着“笨功夫”,华为悄无声息地研制着难度系数极高的芯片,几次三番地因为限制“封杀”登上社会新闻,而百度则坚持推进着自动驾驶、操作系统、开放平台以及整个产业的智能化。

没人能准确给出收获果实的时间。但可以肯定的是,AI是留给时代和企业的机遇,产业化、应用化将最大限度地激活这个DNA。四大巨头的“战事”正酣,且看风起云涌后,时代与产业何去何从,四大巨头的站位又会有着怎样的变化。

信息化和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