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为消费市场和行业市场带来大量新的产品和服务,网络切片是其中高价值产品之一,网络切片是5G时代给通信运营商带来新增收入的重要利器这一观点已成为共识。不过,高价值产品并不代表它能够改变5G网络服务整体收入的结构。作为一个“奢侈”产品,虽然网络切片会带来较高的边际收益,但5G收益的大部分构成依然需要几乎所有用户能够支付得起的“普惠”产品来支撑。

网络切片,一个“奢侈”业务

不可否认,网络切片是5G技术中的重大的创新,让移动通信网络为重点行业的数字化应用提供强大赋能手段。尤其在一些需要高可靠、高安全的关键型行业应用中,网络切片能够带来与“专网”同样等级的安全和隔离性,但相比企业自建“专网”,其成本又大大降低。

然而,我们应该看到,对于网络切片有刚性需求的应用都是相关行业对可靠性、安全性、时延等指标有特殊性要求的应用,为保障这些关键性业务才将网络切片作为必选项。对于国民经济的每一行业来说,“特殊性”要求与普遍性要求相比,其比例应当是比较低的,不可能作为一个全行业常态化的需求。

在大多数情况下,特殊性、定制化的要求与成本是硬币的两面。在很多对移动通信网络具有很强确定性要求场景下,网络切片提供需要专网才能解决的服务体验,但本身需要专网的场景需求数量并不多,虽然切片成本远低于专网,但毕竟是定制化服务,对用户来说一定是一个“奢侈”选项。这就像一些海外航空公司在其航班上推出豪华的头等舱套房,来吸引一些对私人飞机有一定需求但支付能力有限的客户,不过对于大部分乘客来说,这个头等舱套房可能与他们一辈子无缘。国民经济千行百业数字化转型中大量场景需要采用5G通信,但首先考虑的是自己的支付能力,高可靠服务也意味着高价格,需求也是有限的。

我们以道路交通为例,道路运营者给车辆提供的车道,对大部分的车辆和在大部分时间里还是通用的车道,只是对公交车、救护车、抢险车等特种车辆提供专用车道,没有必要为每一辆车都提供专用的车道。同样,虽然理论上5G网络可以为每一应用、每一终端提供定制化的网络切片服务,但这么做似乎成本太高,而且现实意义不大。

对于运营商、设备商等供给方来说,网络切片也是一个“奢侈”选项,因为需要其投入更多优质资源。虽然网络切片是利用虚拟化技术,进行网络功能的裁剪定制、网络资源的管理编排,形成多个独立的虚拟网络,为不同的行业应用场景提供“相互隔离”的网络环境和按需定制网络,但每一个切片是在同一个物理网络上进行的,虚拟化的切片受限于资源丰富程度,比如无线电频谱、网络容量、处理器能力等物理资源都是有限的。在一定程度上,网络切片实际上优先占用了有限的稀缺资源,留给公共业务部分的资源就更加有限。

以无线接入网切片供应为例,为了保障用户切片的体验,运营商需要为重要客户的切片配置一定比例的无线资源,切片用户独享该部分资源,甚至为了一些行业客户更高要求,运营商要为定制切片分割一定的频谱资源进行组网,实现硬隔离。虽然相对于以往移动通信技术,通过虚拟化技术大大提高了这些物理资源的利用率,但对于供给方来说,它依然优先使用了优质资源,从而使网络切片成为运营商一个“奢侈”业务,因而不可能是低价提供,供给也是有限的。

“头等舱”虽然贵,然而大部分收益还是来自于“经济舱”

既然是“奢侈”业务,有人可能会想到“二八定律”,即20%的高价值业务带来80%的收入、20%的中低价值业务带来20%的收入这样的收入构成。然而,正如上一节所述,供给的有限和需求的有限,不可能产生类似的“二八定律”。正如一家航空公司的收入一样,虽然每次航班上头等舱、公务舱的价格是经济舱的数倍,但供需都有非常有限,最终每次航班的收入构成中,绝大部分收入还是来自于低价值且量大的经济舱。

通信行业是一个具有典型规模经济特征的行业,过去人口红利发挥着巨大作用,庞大的人口基数为运营商每年带来数千亿元的收入。当然,随着人口红利的饱和,运营商更多去挖掘政企行业市场,尤其是5G被寄予最大期望的是对国民经济各行业的赋能,这方面依然具有明显的规模经济特征。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截止2017年底,全国各类企业、事业单位和机关法人单位数超过1800万,这1800万的单位构成了5G赋能政企行业市场的基数。不论是针对消费者,还是针对政企行业,高价值的服务是否构成了运营商收入的大部分份额?我们不妨从以往运营商的收入构成中考察一下。

从消费者市场来看,电信运营商会对手机客户进行分类分级。笔者多年前曾参与过某运营商高价值客户分层服务咨询项目的一部分工作,一般通过手机客户的收入贡献、在网市场、资费构成等量化指标,构建一个客户价值函数,判断客户的不同价值等级。从数据分析来看,客户等级呈现金字塔结构,但收入结构并未呈现倒金字塔结构,只是金字塔结构有所变化。

图中A类是订购较高资费的客户,B类次之,C类最低。虽然高价值客户单个收益较高,且这一群体带来的收入份额高于其数量的份额,但在移动通信业这一规模经济明显的行业中,大部分收入构成依然来自于低价值客户。当然,运营商会为高价值客户提供各种优先的增值服务,保证这些群体的粘性。

对于政企行业客户,我们也可以考察一下高价值业务所带来收入的份额。与网络切片可以类比的是运营商为政企行业客户提供的专线产品,专线虽然也是通道服务,但对客户具有专门的保障,因而收入较高。

从中国移动2018年度业绩报告中可以看出,中国移动政企市场总收入超过725亿元,而专线这一高价值业务收入为180.3亿元,占据政企市场总收入的比例近25%。中国移动政企市场的产品非常丰富,服务700多万政企客户,有多少客户选择专线不得而知,但专线这一高价值业务并未构成收入的大部分份额。大部分政企客户并不一定有为专线付费的能力和意愿,但有能力为其他低价格的政企产品付费。

类比网络切片,这一产品未来也将成为运营商产品列表中的高价值产品。当然,考虑到这一产品供给和需求的有限性,虽然带来较高的价值增值,但不一定占据运营商收入构成的大部分份额。

5G收入增长,还需要多样化的丰富产品

理论上来说,5G网络切片虽然能够为用户提供更高的通信保障,但它依然是管道业务,是一个更加智能化的管道。正如上节中的分析,5G成为国民经济各行业数字化转型的基础设施,只为少数用户提供高价值产品不可能形成5G总体收益的持续增长,在高价值产品提供的同时,也需要提供非常丰富的产品形态,惠及所有5G潜在用户,让大部分用户都能用得起,通过规模经济形成整体收益的增长。

丰富5G的“普惠”产品,除了增加可惠及大部分用户的产品数量,还可以扩大现有产品可覆盖的用户群体。从这个角度来看,对于一些高价值产品进行不同颗粒度的分级,让高价值产品形成一些“低配”版,则进一步扩大用户数量。

就网络切片来说,在SDNLAB发布的一篇《一文读懂网络切片》中提到,网络切片粒度按网络的隔离程度分为L0 - L5一共六级,在业务对网络QoS(服务质量)要求相对不高时,共用网络资源(L5粒度)会为运营商带来更高的成本效益;当需要高QoS业务保障需求后,需要逐步向L0粒度的切片策略演进,以获得更高的性能保障。

可以看出,共用网络资源越多的切片等级,成本越低,能够覆盖的用户也越多。业界正在探讨网络切片B2B、B2C、B2B2B、B2B2C等多元化的商业模式,这些商业模式面对的也是各类对于5G网络确定性要求各异的群体,与网络切片等级的结合,形成大量差异化的切片商品,扩大了收入的来源。

举例来说,B2C模式中,当某些游戏玩家为了保障其云游戏流畅、体育爱好者为了保障VR观赛流畅时,可以订阅网络切片服务,但他们所订阅的切片无需所有资源专用的高性能等级,低成本的共用资源方式切片会是较好选择,类似的服务占用资源少、受众群体更多,可以形成一定规模效应,具有“准普惠”产品的特征;B2B模式中,对于电网的精准负荷控制场景,对于可靠性和业务隔离需求非常高,可能会订购L0级别高性能切片,类似的服务需要占用较多优先级资源,受众群体也更少,因而是典型的高价值产品。

总结来说,5G网络切片是行业应用的一个技术手段,但不是每一个行业应用都必须使用网络切片,因此5G网络切片与5G赋能行业并不是等号的关系,因此无需夸大网络切片的商业价值。5G总体收益背后是大量产品的支撑,网络切片需求到底有多大,我们拭目以待。

信息化和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