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的一年里,开源技术经历了好些个里程碑式的时刻。

一、Richard Stallman从自由软件基金会(FSF)辞职

“自由软件”的创始人在9月份离开了他在麻省理工学院(MIT)和自由软件基金会(Free Software Foundation)的主席职位,尽管看起来他并没有离开GNU软件项目。GNU和FSF都是由他创立的。

Stallman在他的网站上说:“我将立即辞去麻省理工学院CSAIL的职位。我这么做是因为我和麻省理工学院因一系列误解和误判而承受压力。”

自由软件基金会网站说:“董事会将立即开始寻找新的总裁。更多细节将在fsf.org上公布,“但自2019年9月以来,他们的网站再也没有添加任何内容。

二、开源软件中的版权和专利推动开源软件的发展

保护Linux的开源专利池Open inventation Network(OIN)在2019年达到了里程碑式的3000个许可,这使OIN成为历史上最大的防御性知识产权集团,并因此成为最大的防御性专利池。它与Linux基金会密切合作,保护Linux,但如今,它的职责范围大大扩展,一系列更广泛的开源软件受到了它的保护。

微软的“exFAT”技术是开源的,并在2019年提供给Linux内核,将微软历史上用来攻击开源的关键技术带入开源社区。对于那些还对微软的开源决心心存疑虑的人来说,这是一个戏剧性的声明。即使微软在2018年加入了OIN,还是有人怀疑微软的意图。微软开源exFat导致exFat专利成为OIN专利池的一部分,对加入OIN的任何人是免费交叉许可的。

去年11月,OIN宣布与Linux基金会、IBM、微软和Unified Patents合作,支持Unified Patents针对非执业实体(那些执行自己拥有的专利,但既不做其他业务,也不将这些专利用于技术用途的公司,通常被称为专利巨魔)的工作。OIN、IBM、Linux基金会和微软正在资助扩展Unified Patents的Open Source Protection Zone,以阻止开源技术中的专利巨魔。

这发生在专利巨魔Rothschild攻击GNOME Foundation之后不久。DataDog公司的Andrew Glen-Young表示:“Rothschild没有意识到他们做了什么。”他说得对,Rothschild很可能在犯了一个错误。

据GNOME执行董事Neil McGovern说:“专利巨魔在自由软件中没有一席之地,在开源软件中也没有一席之地。”笔者相信我们可以期待明年听到GNOME基金会成功地对Rothschild提起开源专利反诉讼。

谷歌与甲骨文的较量很可能是这十年最值得关注的版权法案例。谷歌请求美国最高法院重新审查联邦巡回法庭目前的裁决——谷歌在Android移动操作系统中复制Java侵犯了甲骨文的版权。开源上下文支持谷歌复制Java语言API。Sun Microsystems将Java构建为开源,尽管谷歌后来不再使用它,但它坚持认为javaapi在早期Android操作系统中是合法使用的。在这场诉讼中需要回答的基本问题不仅仅是开源,而是API是否侵犯了版权,以及谷歌的使用是否合理。这两个问题对开源和所有其他软件都有广泛的影响。

三、全球运动加快步伐

我们看到,全球正朝着永久开放的方向发展。联合国技术创新实验室成立了一个开源和知识产权咨询委员会。这是根据美国国际开发署数字原则6的要求,在一个支持开放源码的超国家组织中首次通过由开源社区成员组成的委员会的输出使用开放源码、开放标准和开放数据。

但联合国并不是唯一一个真正使用开源并遵循数字原则6的组织。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Mojaloop开源支付平台正在非洲各地开发和实施,通过开源为穷人提供金融服务,为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提供银行服务。

四、政府和公共部门有新进展

#OSSBeyond2020由欧盟委员会的DG Connect发起,委员会和成员国将从2020年起履行《Tallinn Declaration Commitment》的承诺。我们期待DG Connect在未来几个月内开展一系列活动,加深理解,促进欧洲开放的发展。

五、开源推动了历史上最大的技术交易

有史以来最大的技术交易是关于开源。

紧随微软在2018年对GitHub的开源收购,IBM获得了反垄断和竞争主管部门的批准,以创纪录的340亿美元收购了全球最大的开源公司红帽。收购于7月9日结束,红帽的首席执行官Jim Whitehurst说:“与IBM联手,红帽有机会为更广泛的组织带来更多的开源创新,并将使我们能够扩展规模,以满足混合云解决方案的需求,从而提供真正的选择和灵活性。”业界目前正在关注其在2020年及以后会发生什么变化。

六、开源商业模式及其意义

12月15日,《纽约时报》刊登亚马逊所谓的“露天开采”开源公司和其他初创企业资产的消息。这是由Elasticsearch产品引起的——Elasticsearch在当时所用的开源许可无法阻止亚马逊复制其产品,Elastic以商标侵权为由对亚马逊提起诉讼。

过去几年里,一场争论一直在激烈进行,因为开源在企业中达到了成熟,并成为生态系统中有价值的一部分,这不仅意味着随着GitHub和红帽的出售,资金会积极转手,而且也意味着许多公司希望利用开源作为工作方式,但他们基于开源代码的产品遭到了合法的重用,影响了他们的开源商业模式。

大家期望更多地了解开源意味着什么,什么商业模式有效,尝试修改开源主动许可,讨论开源究竟意味着什么以及是否有可能在“开源公司”赚钱,或者开源是否只在基础模型中有效,比如Linux基金会、Apache或Open Stack。

七、开放数据和开放硬件的实力和地位增强

开放硬件已经越来越强大,RISC-V、Open Compute、OpenPower和OSHUG都有众多支持者。正如IT Renew首席创新官Ali Fenn所说:“开放硬件对于实现从海量云数据中心到边缘的下一阶段基础设施扩展至关重要。”

传统的硬件模型是规定性的和限制性的,而开放式平台支持跨多个部署模型和设备生命周期的访问、经济和灵活性,这将有助于我们在最可持续、长期的环境中满足需求。”

“像Open Compute Platform这样的开放硬件首先在操作效率和总体拥有成本方面实现了突破。现在,他们正准备在实现IT硬件的终身价值和可持续性的同时实现下一个飞跃,因为开放是构建一个循环经济IT硬件产业的重要开始,我们正在通过开放的硬件看到这一点。”

与此同时,随着所有企业都采用面向数据的商业模式,并试图解决历史和未来开放数据的问题,开放数据变得越来越重要。

原文链接:

https://www.information-age.com/7-game-changing-moments-open-source-technologies-2019-123486710/

信息化和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