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是5G商用元年,2020年则是5G在各行各业遍地开花的一年,即使是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也无法停下其前行的脚步。

5G期待规模商用,模组作为承载终端接入网络的关键部件,担当着5G物联网应用落地的先行风向标;也因其较高的开发难度、过长的开发周期和多样化的行业需求,成为了制约5G在行业规模应用的瓶颈。

2019年10 月 23 日,华为在深圳发布会上推出了其首款单芯多模 5G 工业模组 MH5000,售价 999 元——过硬的性能、全面的服务和超低的价格,引起了业内震动。

当时,媒体用诸如“重拳”、“大招”、“炸弹”之类的词语来形容此款通信模组产品,这让价格还在2000-3000左右徘徊的友商倍感压力,也让感觉“被动了奶酪”的部分模组厂商颇为担心。

2020年2月20日,在伦敦举办的产品和解决方案发布会上,华为联合行业伙伴,发布基于上海海思5G模组中间件的一系列行业类和消费类模组,以加速5G在千行百业的规模商用。

不知大家是否注意到,时隔4个月,华为对外的措辞发生了一些有趣的改变,开始特别强调“基于上海海思5G模组中间件”这一关键词,笔者认为其中暗含着华为入局5G模组领域策略的变化。

那么,华为千元级的5G工业模组对行业用户、竞争对手和合作伙伴分别意味着什么?华为自身在5G通信模组领域的打法又发生了哪些调整?本文将逐一进行解析。

对行业用户:“物美价廉”永远是王道

我们知道,物联网通信模组是将基带芯片、射频芯片、存储芯片、电容电阻等各类元器件集成到一块电路板上,提供标准接口,各类物联网终端通过嵌入物联网通信模块快速实现通信功能。

下游终端厂商和应用厂商往往并非通信技术专家,完成一款智能终端或物联网方案时,需要一个可快速实现的通信方案,通用的物联网模组帮这些厂商完成与通信相关的工作,降低了下游厂商开发和落地的门槛。所以,高性价比的5G工业模组将助推5G在千行百业的快速落地、创造价值。

由于使用环境更加复杂,5G工业模组在整个芯片模组的寿命、可靠性、安全性、稳定性等方面,都将会比民用5G芯片模组有着更加苛刻的要求。对下游厂商来说,如果通信模组能在实现所需功能的基础上具有更低的价格,当然是最好不过,毕竟谁不喜欢“物美价廉”的产品呢?

在性价比方面,华为推出的这款5G工业模组的确具有强劲的竞争力。

据介绍,华为5G工业模组MH5000专为工业环境打造,具备多项全球领先特性:

首先,它不是样品,而是真正商用且一步集成到位的5G工业模组,行业客户可立即开始5G产品的集成开发;

第二,它是首款核心器件自主可控的5G工业模组,使用的主芯片、电源管理单元、射频等核心器件完全自主可控,相当于给一年多来饱受“掐脖子”困扰的国内用户吃了一颗定心丸;

第三,它也是首款支持NSA/SA、2G/3G/4G/5G全兼容的5G工业模组,一次部署,长期使用,保护客户设备投资。

就性能数据来看:

MH5000的下行速率高达2Gbps,上行速率高达230Mbps,满足行业应用的高带宽要求;

工作温度范围广至-40℃~+85℃,不畏严寒和酷暑;

自带高性能的应用处理器,其算力达14400DMPIS,是业界行业水平的5倍,同时采用OpenCPU架构,方便开发丰富的第三方应用;

拥有高达18种类型的硬件接口,充分满足工业设备接口需求;

极简4天线接口,简化客户产品设计复杂度的同时,并能减小5G产品体积

......

同时,华为还提供技术支持与全套开发文档,帮助客户快速集成开发5G各行各业的应用产品。

自去年发布MH5000以来,短短的四个月,华为已拥有上千家合作伙伴,上百种5G产品正在导入与集成华为5G工业模组,并且迅速开花结果。这傲人的数字除了验证华为的品牌效应之外,也确证证明了5G工业模组的“创新催化剂”作用。

对竞争对手:市场被抢占,压力倍增

对行业用户意味着好事,对竞争对手而言可就有点儿不是滋味儿了。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已经发布5G基带芯片的厂商有高通、华为海思、三星、联发科、紫光展锐。但是此前三星、华为均为自用,而紫光展锐的5G芯片春藤510以及联发科的5G芯片Helio M70目前也并未正式商用。

目前国内已经发布5G物联网模组的厂商包括移远通信、广和通、美格智能、芯讯通、高新兴物联、中移物联等......这些厂商的5G模组绝大多数都是基于高通骁龙X55平台,市场上似乎还没有推出基于高通5G平台以外的5G工业模组。

某种意义上,过去的5G模组市场是高通一系独大,但是现在,格局或将发生大变。

援引“芯智讯”的分析,随着华为5G工业模组MH5000的发布,5G模组市场原本由高通“垄断”的局面被彻底打破。而且,华为MH5000已经是量产现货供应,华为消费者BG IOT产品线总裁支浩在发布会上还表示,MH5000模组“一片也卖”。更为要命的是,华为MH5000的定价仅999元,这个价格远低于此前5G模组的市场价。

5G物联网产业联盟解运洲曾经在文章中评论道:未来5G工业模组的价格走势,在于对2022年的预判,也就是在3年后,5G工业模组的价格将低于1000元。华为的定价策略就是——三年后什么价格,我现在就一步到位。

所以,高通在此领域面临着巨大的竞争压力,不少人猜测这将会倒逼高通5G芯片降价,但也也不排除高通会有新的竞争策略,我们且拭目以待。

对模组企业:深入细分行业是不败法门

和华为的竞争对手一样倍感压力的还有不少模组厂商。一位模组企业负责人向笔者感慨,“华为一下子把价格干到了999,确实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华为自己恐怕也考虑到了这款产品给模组企业带来的冲击,所以在新的宣传中开始强调一个关键词——“5G模组中间件”,而且还强调——“基于上海海思”。

这里科普一下,海思是华为的芯片公司。上海海思在业内诨号是“小海思”,全称是上海海思技术有限公司,于2018年在上海市青浦区成立。对应的是“大海思”,全称是深圳市海思半导体有限公司,于2004年在深圳市龙岗区成立。上海海思与深圳海思定位不同,它承载了华为所有外销芯片的业务,华为内销芯片主要负责的是深圳海思,上海海思是一个完全市场化运作公司。

上海海思总裁熊伟在当天的发布会上表示,“初期的5G行业应用聚焦于可规模复制的高价值场景。上海海思致力于构建标准5G模组中间件能力,面向垂直行业和消费领域全面开放,使能模组伙伴快速开发面向不同行业应用的商用模组,引领5G产业规模应用,构筑繁荣的5G生态。”

翻译一下,华为的意思是——我们并不是想一家独大或者是一个人把所有事情都干了,我们提供的是中间件,欢迎各位基于中间件开发细分行业的模组产品,我们抱着开放的态度希望能和合作伙伴一起共享5G时代红利。

所以我们看到,发布会当天,移远通信、长虹控股、四川爱联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移动通信集团终端有限公司悉数来站台。

5G模组中间件及模组发布会现场

模组厂商往往面对大量行业客户,需要提炼行业客户通用性的需求,并尽量满足不同客户、不同应用场景的特定需求,还要让下游用户尽量简单实现通信。未来5G对物联网赋能中,模组厂商除了承担5G标准化通信功能,更要对接各行各业用户,第一时间获取用户需求,据此来推出适用性模组产品支持下游连接至5G网络。

但无论是华为原来发布的通用模组也好,还是基于海思5G模组中间件能力打造的行业应用模组也罢,最终都是为了满足行业客户端不同的项目诉求,要想赢得市场,只有看谁更深入行业,更贴近客户,给客户提供更有价值的产品服务,才能于市场立于不败。

未来的5G生态,必定是多样且共融的。

信息化和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