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程办公扼杀了万亿美元的办公经济”

2020-09-07 10:51:33
Steve LeVine
文章摘要: 办公经济的危机并不一定完全是坏事。城市的复苏是经济历史的支柱。我们经历了很多战争、经济不景气和灾难性的自然灾害,但很少有主要城市彻底消失甚至永久翻不了身。相反,在危机结束之后,大多数城市的经济状况和人口都会恢复。

以下为译文:

十年来,Carlos Silva一直在Stern修鞋店工作,每天的工作就是给各种鞋子打胶、钉钉子和修拉链。这家店的生意本来挺不错,位于华盛顿特区中央车站地铁入口外,通常Carlos Silva早上7点就会到店里,一直工作到晚上8点,为穿梭在上班路上的白领提供服务。但是,自从年初办公室和地铁关闭之后,下午4点店铺就会关门。Silva说:“如今这里没有人来人往,整个车站都死了。现在这份工作只能干半天。”

自从新冠病毒迫使很多美国企业关闭以来,这五个月中,经济学家将很多注意力集中在了夫妻生意、实体商店、酒吧和饭店以及大型连锁店的影响上。但是,他们忽略了一个迫在眉睫的威胁将对更大范围内的经济造成更为严重的影响,据估计受影响的经济高达每年数万亿美元,而这个未被充分重视的经济围绕的就是白领上班族。

随着美国各个城市的公司推迟甚至取消重新开放办公室的计划,一度非常拥挤的城市商业区如今变成了一座座空置的摩天大楼和高档写字楼。结果导致以白领为中心的商业生态系统彻底陷入了瘫痪。在疫情发生之前,所有依赖白领的企业加起来大约有将近1亿的劳动力。

这些白领以前在Silva的修鞋店等小型企业消费,包括干洗店、体育馆、饮食小推车、花店和药房等。但是,这些小型企业与另一些同样极度依赖这些白领并以他们为主要收入来源的更大、更蔽的企业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这些企业包括Grubhub和Uber Eats等食品快递公司,以及印刷耗材制造商Xerox等公司。受Covid-19的影响,工作服制造厂Brooks Brothers和J.Crew已申请破产保护,上个月Brooks Brothers在出售自己的公司。此外,在7月下旬的季度收益电话会议上,星巴克报告亏损约20亿美元,而他们认为主要原因在于荒废了的城市办公室环境。从开始在家办公的第一天,清晨去星巴克排队买大杯拿铁咖啡的人就大幅度减少了。

同时,对于航空公司而言,之前白领是一直保持业务发展的主要支柱之一,商业旅行占所有航空公司流量的60%-70%。虽然很多人取消了休闲度假,但事实证明,更大的冲击来自商务会议的骤减,分析师预计这种商务旅行的减少将持续两到三年。

而且,没有迹象表明远程办公能够在近期内停止。近几个月来,包括摩根大通、福特汽车,Twitter和REI在内的许多公司都宣布员工可以长期或永久在家办公。上周五,Pinterest宣布愿意支付8950万美元的合同罚款,以取消其计划在旧金山租赁一座占地490,000平方英尺的办公楼,因为他们选择永久地远程办公。通过这次疫情,很多大公司相信他们的员工可以在家中顺利完成工作,甚至可以提高工作效率,从而大大减少美国公司实体办公室的占地面积。虽然远程办公节省了这些公司的租赁成本,而且员工也节省了通勤费用,但其他经济体遭受了怎样的损失呢?

自从17世纪初含咖啡因的饮料进入欧洲以来,白领就和咖啡就交织在一起。在短短几十年中,伦敦涌现了约300多家咖啡馆,为各类的商人、经纪人以及在附近开展业务的其他人士提供服务。奥地利、法国、德国、荷兰和意大利亦是如此。刚刚起步的办公经济诞生了。

当然,“办公室工作”并非源自某个启蒙运动,也不是从办公室开始的,罗马的抄写员曾在政府机关和商店等公共场所做记录工作。但两个世纪后,随着工业革命带来的巨大经济繁荣,完全整合的白领办公室成为了必需品。由于19世纪末期的大量发明(摩天大楼、内燃机、照明、电梯和地下火车的电气化),工人可以在离家较远的城市大楼里办公,而且还可以在办公室舒服地工作。

但是谁来维护这些新机器呢?如果工人们不在家里吃午饭,那么他们去哪儿吃呢?此外,由于他们每天都要去办公室上班,那么是不是应该认真考虑一下着装服务呢?因此,全世界范围内,所有的城市都见证了以办公场所为中心的庞大而紧凑的经济新时代的兴起。

然而,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学家David Autor在上个月的一篇论文中指出,办公室经济正遭受威胁。他与合著者麻省理工学院的讲师Elisabeth Reynolds写道,疫情已经导致很大一部分办公室白领选择永久地在家办公。如此一来,办公室经济中成千上万的工人都将失去工作,他们的主要工作是负责给办公室的白领提供食物、运输、衣服和娱乐等。

办公室经济受到的影响非常显而易见。常年在办公室办公,且频繁出差的白领曾是旅游业的主要利润中心,如今他们在家中使用Zoom,于是航空公司和酒店遭到了惨痛的洗礼。据《华尔街日报》报道,7月份的商务旅行比去年同期下降了97%,估计今年不会出现2万亿美元的商务旅行。上周,美国航空表示10月份将取消飞往15个城市的服务,这意味着其航线服务将减少55%。他们表示除非获得政府的额外救助资金,否则他们可能需要让19,000名员工(三分之一的员工)休假或离职。达美航空表示,如果无法提升收益,他们需要暂时解雇1,941名飞行员。8月,维珍大西洋航空公司彻底申请破产。从长远来看,现任和前任航空公司高管都表示,办公文化向Zoom的转变意味着企业乘客的减少可能是永久的。

旅行业受到的影响非常广泛。服务于商业旅客的酒店也处于危机之中,其中一些已经面临破产。截至7月,向酒店提供的按揭抵押贷款中有23.4%拖欠了30天,总计206亿美元。相比之下,疫情下拖欠的总贷款为11.5亿美元,而2008年经济大危机的顶峰时期为135亿美元。上个月,在致美国国会的一封信中,以美国旅馆及住宿协会为首的数百名旅馆经营者请求债务暂缓。8月初,万豪酒店报告了第二季度以来最严重的亏损,上周五,米高梅度假村解雇了18,000名员工,占其总员工数的四分之一。

与此同时,Xerox等公司也受到远程革命的影响,虽然没有上述公司那么明显,但由于许多办公室关闭,各个公司没有采购设备的计划,因此上个季度该公司的收入下降了34.6%。此外,办公室关闭还导致Aramark的季度收入下降了45%,该公司为大型体育馆、学校和办公室提供餐饮。同样对于3M公司等依赖于办公经济的行业来说,第二季度的销售额同比下降了13%。究其根源是因为美国航空公司受到了打击,导致与之根深蒂固的3M业务也受到了影响,同时透明胶带和便利贴等用品的需求下降了25%,因为这些都是最能代表办公室的标志性商品。

办公室生态系统的变化导致一些以白领办公为主的城市陷入了困境。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房地产市场。由于不受办公地点的束缚,许多工人都选择了离开。高盛在8月19日给客户的说明中表示,成千上万的人离开纽约,在卡罗来纳州、乔治亚州和佛罗里达州寻找更便宜、更宽敞的办公地点。房地产评估师Miller Samuel的报告显示,曼哈顿的公寓空置率比一年前翻了一番,7月份约为13,000户,并且平均租金下降了6.1%,为九年来最大跌幅。公寓租赁网站Zumper的数据显示,科技和其他白领阶层也正在逃离旧金山,一居室和两居室公寓的租金比去年下降了11%。

小城市中也可以看到这种变化,尤其是依赖办公室的午餐和酒吧。俄亥俄州哥伦布市的纽约式熟食店Lexi's Third的老板Dan Georges说,公司损失了一半的业务。在Covid-19爆发之前,Lexi的店铺位于大通大厦的25层。但是自三月以来,这座建筑几乎是空的,现在他的业务完全依靠附近建筑工地工作的工人以及郊区的长期忠实客户。他知道即便疫情过去,许多普通白领顾客也不会再来了,但他希望自己的餐馆能够凭借质量和价格生存下来。

这种情况遍布整个美国。Goldman Sachs表示,截至8月16日当周,全国范围内的就餐人数较前一周下降了54%。纽约有1200多家餐馆永久关闭,而分析师估计,整个城市的小企业中有三分之一可能永久关闭。

这个问题甚至可能会损害城市本身的经济。麻省理工学院的Autor和Reynolds写道,此次疫情将导致“城市经济中心地位甚至文化活力的下降”。根据美国全国城市联盟的一项调查,90%的城市预计明年收入平均下降13%,主要来自收入和营业税,这些收入都与白领工人有关。这是自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跌幅。例如,休斯顿的营业税收入在5月下降了13%,4月下降了17%,3月下降了10%。Bankrate的首席经济学家Mark Hamrick说:“这是美国50个州都要经历的一场自然灾害,很多建筑基本都陷入了空置。”

然而,办公经济的危机并不一定完全是坏事。城市的复苏是经济历史的支柱。我们经历了很多战争、经济不景气和灾难性的自然灾害,但很少有主要城市彻底消失甚至永久翻不了身。相反,在危机结束之后,大多数城市的经济状况和人口都会恢复。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摧毁了日本大部分经济。但在不到15年的时间里,日本的大多数企业基本都恢复过来了,并且在之后的15年里,日本的公司和员工队伍在汽车和电子产品等全球关键行业,对美国发起了挑战。哥伦比亚大学的两位教授Donald Davis和David Weinstein在2002年的一篇有影响力的论文中说,日本的经济复苏表明,遭受暂时性巨大冲击的城市经济往往会反弹。他们二人断言,这些城市具有先天的毅力,能够抵抗外界的冲击。

当然,十五年是一个漫长的恢复期,对一代企业家及其雇用的许多工人而言,这个漫长的时期产生的影响具有毁灭性,且不可逆转。无论此次的复苏期间有多长,航空公司和酒店似乎都不得不面对收缩、消亡或重塑。而各个城市在深刻的强迫性改造中,将不得不重新塑造自我,虽然整个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将遭受数年的严重打击。

卡内基·梅隆大学经济学教授Lee Branstetter指出,即便办公室无法再以相同的规模重新开放,但许多白领工人可以搬到价格便宜的地方。这样不仅可以缓解交通拥堵,而且还可以降低纽约、旧金山和波士顿等所谓的超级明星城市的办公室和房屋租金。而如今无力承担昂贵租金的企业和白领阶层也有机会重新入住这些城市。Branstetter表示,“许多餐馆、酒吧、药店和干洗店可能无法存活下来,但会出现其他餐馆来取代他们,这些餐馆可以针对不同的客户群,或者缩小经营范围,但是绝对不可能被清空。这绝对不是世界末日。”

原文:https://marker.medium.com/remote-work-is-killing-the-hidden-trillion-dollar-office-economy-5800af06b007

信息化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夏丽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