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中国数字新基建产业发展大会

数字化,冲破新零售的天际线

2021-04-01 10:22:28
孟永辉
文章摘要: 随着数字化时代的来临,我们看到的是一场打破平台和中心界限为主导的全新发展模式。在这个过程当中,原本业已形成的平台概念被打破,所谓的生态体系开始被重塑。

当我们距离一个事物越远的时候,往往对它看得愈发清晰。对于新零售的看法,同样如此。当新零售的概念被提出,跟随是我们确保不掉队的根本原则。在这个阶段,头部的巨头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当阿里、京东们在布局场景的战役当中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我们同样加入到了场景布局的战役里,无人货架、无人超市的遍地开花就是这一现象的直接体现。

在那样一个年代里,布局线下的场景成为一种标配,我们便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妥。而如果我们现在再去看场景布局,再去看无人货架、无人超市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是多么地无知与可笑。因为纵然线下的场景布局,对于弥补线上的缺陷有很多帮助,但是,如果用布局线下来诠释新零售的所有内涵与意义,未免有些以偏概全了。

如果在数字化潮流汹涌向前的当下,我们再去用所谓的布局线下场景来诠释新零售的内涵和意义,就显得有些落伍了。正是因为如此,笔者并不认为早期的新零售是真正意义上的新零售,它最多只能算是一个从电商时代向新零售时代转变的过渡阶段而已,等到人们对于新零售的认识开始变得深入和全面。

所有的一切或许将会改变。

观察当下的新零售市场,我们就会发现,人们对于新零售的布局已经从早期表层的,带有浓重的互联网色彩的布局转移到了深层次的,带有浓重的数字化色彩的新阶段。以微盟为代表的数字化零售的倡导者和实践者们,正在将一个真实的新零售带到我们面前。如果我们要为新零售寻找一个开端,那么,当下如火如荼的数字化浪潮,或许才是真正意义上新零售的真正开始。

数字化,才算是跳出了互联网的牵绊

虽然从新零售的概念被提出的第一天开始就试图撇清与互联网之间的关系,但是,却似乎一直都没有与互联网真正分离开来。包括上文所提到的线下场景的布局,还是S2B模式的提出,几乎都是在维持和延续以电商平台为代表的互联网平台的地位。所以,我们可以理解为早期人们口口声声,大谈特谈的新零售,或许仅仅只是电商的代名词而已。

直到数字化概念的提出,以数字零售为代表的新零售新概念的出现,我们才算是看到了新零售真正意义上的新开始。之所以会有如此判断,主要有如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当数字化时代来临,真正意义上的去中心化才真正开始。按照笔者的理解,所谓的数字零售其实就是一个去中心化,化整为零的过程。同早期的新零售玩家依然将流量聚集到自身的平台上不同,现在这个时期的玩家更加关注的是自己对于行业介入的深度和广度,自己对于行业影响是否全面。而不仅仅只是将目光聚焦在流量上,聚焦在市场规模上。

同样是以流量为例,早期的新零售玩家依然在将流量往自身的平台上吸引,从而不断做大、做强自身的生态体系,以维持和巩固在互联网时代业已形成的优势地位。于是,垄断便开始产生,行业的发展开始陷入固化。

随着数字化时代的来临,我们看到的是一场打破平台和中心界限为主导的全新发展模式。在这个过程当中,原本业已形成的平台概念被打破,所谓的生态体系开始被重塑。破圈、出圈成为新的热门词汇。当这种趋势开始变得明显的时候,我们才可以说真正意义上的新零售时代才算是真正来临。换句话说,当去中心化开始,真正意义上的新零售才算是真正开始。

第二,当数字化时代来临,行业的内在元素才开始真正改变。前段时间,笔者曾经与同行进行过一次深入的交流,我曾经提出过一个观点,这个观点就是当行业内部的元素并未真正改变的时候,所有的概念都仅仅只是流于表面的,无法真正伤筋动骨的。另外,所谓的新零售时代来临的一个突出标志就是将传统意义上的人、财、物转变成为数字化的数字、数据的过程。

当这个过程完成之后,传统意义上的“人”,就变成了我们现在所说的“人工智能”;传统意义上的“财”,就变成了我们现在所说的“数字货币”;传统意义上的“物”,就变成了我们现在所说的“物联网”。只有这些构成传统行业的内在元素发生了深度改变之后,我们才可以说新零售时代真正开启。

通过以上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只有到数字化时代来临,上述两个方面的条件才算是真正完成,而只有这两个方面的条件完成,新零售才算是跳出了互联网时代的牵绊,从而真正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

数字化,才算是找到了新的驱动力

笔者之所以会将早期的新零售划归到电商的范畴,并不将其称之为真正意义上的新零售,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它的发展的内在的驱动力依然是以规模和效率为内在驱动力的,而不是以相对较为基础的数字化为内在驱动力的。

试想一下,如果我们将新零售看成是一列火车的话,如果它的机车依然是内燃机车,那么,它能带动的列车只能是陈旧的绿皮火车;而如果它的机车是高速列车,那么,它能带动的列车就是新潮的高铁。

同理,我们在看待新零售的时候,同样要遵循这样的逻辑。如果驱动新零售这列火车的机车依然是以互联网技术为代表的“内燃机车”,那么,它的发展同样是陈旧的、老式的电商火车;而如果驱动新零售这列火车的机车变成了电能驱动的高速车头,那么,它的发展则变成了新潮的、快速的高速列车。

在新零售发展的早期,我们看新零售玩家几乎都在借助互联网技术范畴下的动能来驱动新零售的发展,无论是社群赋能,还是直播带货,其实都是以互联网技术为底层驱动力的。经过了几年的发展之后,我们看到现在的新零售玩家开始将关注的焦点聚焦在了以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和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型的驱动力身上,从本质上看,这是一个以数字技术为底层驱动力的全新时代。当这个时代开始,新零售才算是找到了新的驱动力,新零售时代才算是真正开始。因此,我们才可以说,数字化是新零售的开始。

数字化,才算是找到了互联网之外的“第二条道路”

若要建构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必然需要打破原有的商业模式。互联网时代之所以会来临,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它打破了传统商业模式下以线下为主的商业模式,建构了一种以线上为主的商业模式,并且将这种商业模式深入到了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尽管新零售的出现让人们眼前一亮,但是,如果新零售缺少了内在“骨骼”的支撑,就算是再新潮的概念都将会陷入到死胡同。所以,我们要为新零售找到一种全新的内在“骨骼”,这种全新的内在“骨骼”其实就是数字化。

为什么呢?因为数字化是一种普适性的存在,它可以和外部的诸多行业都产生联系,数字化零售、数字化金融、数字化制造等诸多方面,我们都可以从数字化的身上寻找到答案。这其实与“互联网+”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们看,互联网时代之所以会来临,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以“互联网+”为主导的商业模式开始深入影响到了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可以说,数字化为我们找到了互联网之外的“第二条道路”,而且这条“道路”的发展路径和内在的底层逻辑与互联网极其相似。然而,我们同样也要看到,数字化的道路要解决的问题要比互联网的道路解决的问题更加深度和全面。换句话说,数字化不仅可以解决传统时代的问题,还可以解决那些互联网时代无法解决的问题。

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可以说,当数字化时代来临,特别是数字经济为代表的新概念的提出,我们才能说真正进入到了新零售时代。

其实,透过比特币,我们同样可以看到这样一种发展端倪。比特币的出现,其实就是在用数字化的手段来建构一个全新的金融新逻辑。可以说,比特币是用数字化的手段来改造传统金融行业和传统金融运行体系的一个表现。

同样地,我们未来还将会看到更多以数字化的手段为出发点来改造传统行业的更多的应用场景。新零售仅仅只是这些场景当中的一个,除了零售之外,制造、设计、金融等诸多领域,我们都将会看到数字化改造的痕迹。等到数字化对人们生活相关的所有行业都完成了深度改造之后,一个以数字化为主要代表的互联网之外的“第二个时代”才算是真正来临。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出,等到数字化的浪潮真正开始的时候,新零售时代才算是真正来临。如果没有数字化作为底层的驱动力,新零售依然在互联网的天空下飞行,依然没有突破互联网的天际线,那么,就算是再新潮的概念都只不过是昙花一现而已。可以预见的是,谁能够在数字化的浪潮下率先变革,率先破圈,谁就能够占据数字经济时代的战略高地。

信息化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夏丽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