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产业互联网的核心要义

2021-06-10 11:30:06
孟永辉
文章摘要: 谈及消费互联网,我们的第一印象便是资本驱动下的流量争夺以及以此衍生而来的平台乱战。尽管在这个过程当中,C端用户的消费行为和习惯发生了深刻而又本质的改变,但是,这种改变是在平台玩家的撮合之下完成的,运营和营销在这个过程当中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回归产业,是互联网的一次自我修正。这是产业互联网的概念里之所以会有“互联网”字眼的根本原因。然而,如果仅仅只是将关注点放在“互联网”上,而忽略了“回归”的根本内涵和意义,那么,所谓的产业互联网到头来或许依然仅仅只是一个如同过眼云烟般的概念而已。

当我们在落地与实践产业互联网的过程当中,或许应当更多地去思考如何“回归”,而不仅仅只是将目光仅仅只是局限在那些尚未被我们关注的B端流量上。不幸的是,无论是头部的玩家,还是新入局的玩家,并未真正意识到这一点,他们对于“回归”一词的理解,更多地聚焦在如何对B端用户进行赋能。

从底层逻辑上来看,对于B端用户赋能和改造的关注,与对于C端用户的改变与改造并无两样,玩家们的终极目的依然仅仅只是瞅准了流量红利而已。可以肯定的是,在这样一种底层逻辑之下,纵然是产业互联网为我们找到了互联网发展的另一条道路,但是,如果仅仅只是以流量为准绳,而不是去思考有关“回归”的更深层次的涵义,所谓的产业互联网,或许终将变成一个虚假的概念。正视回归,探索正确的回归之道,才是产业互联网真正能够让互联网焕发新的生机与活力的关键所在。

当我们在探索一种新事物的发展规律与脉络的时候,通过回顾历史,总是可以获得一种启示。产业互联网,同样如此。当我们在思考产业互联网的发展之道时,回顾消费互联网时代的发展历史,我们总是可以获得一定的启示意义。观察整个消费互联网时代的发展,我们就会发现,所谓的消费互联网,从本质上来看,就是一个以互联网为代表的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逐渐分离的过程。

尽管经典意义上的消费互联网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借助平台和中心化的手段让行业的运行效率得到了提升,但是,它同样建筑起来了互联网与实体经济的对立,是一种此消彼长的关系。等到这种关系难以维持,如何让互联网回归实体经济,必然成为一个重要话题。产业互联网,便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诞生的。因此,回归,才是产业互联网的核心要义。

回归是在做消费互联网时代来不及做的事

谈及消费互联网,我们的第一印象便是资本驱动下的流量争夺以及以此衍生而来的平台乱战。尽管在这个过程当中,C端用户的消费行为和习惯发生了深刻而又本质的改变,但是,这种改变是在平台玩家的撮合之下完成的,运营和营销在这个过程当中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正是因为如此,几乎在每一个行业当中,我们都会看到平台方的影子。电商领域有阿里、京东、拼多多;出行领域有滴滴、优步;外卖领域有美团、饿了么等等。

纵然如此,我们依然会发现很多在消费互联网时代来不及做的事情。比如,对于上游产业的难以改变;比如,对于线下实体店的强势竞争;对于生产制造的忽视。尽管在资本和流量充沛的大背景下,消费互联网时代来不及做的事情无伤大雅,但是,如果仅仅只是将发展的内在动能局限在资本和流量的驱动上,忽略了更深层次的产业驱动,所谓的发展或许仅仅只是昙花一现而已。这是消费互联网后半段开始出现诸多问题的根本原因。

欲要解决这一问题,必然需要我们去做那些消费互联网时代来不及做的事情。通过去关注B端,通过去关注生产,通过去关注制造,最终让经济社会的发展不再是打鸡血式的简单粗暴式的发展,而是变成一种可以持续的长久发展。所以,如果说产业互联网的核心要义是回归的话,那么,去做那些消费互联网时代来不及做的事情,才是关键所在。

回归是一次对互联网的再认识与再思考

一直以来,谈及互联网,人们首先想要的就是平台与去中间化以及由此衍生而来的以撮合和中介为主导的商业模式。当这样一种商业模式的天花板越来越近,人们开始反思,互联网难道仅仅就是如此吗?互联网的能量难道就是如此吗?互联网难道逃脱不了被淘汰的命运吗?

随着对于互联网的再认识与再思考的深入与完善,产业互联网的概念开始出现。从本质上来看,所谓的产业互联网其实就是一个探索互联网如何与产业深度融合的过程。因此,回归,才是产业互联网的底色。然而,如果我们仅仅只是将关注的焦点聚焦在回归本身,将目光聚焦在流量本身,那么,所谓的回归,或许依然在传统互联网的魔咒之下。

认识到互联网的新功能和新作用,并且以此来寻求它的新发展模式,才是产业互联网真正可以持续发展的关键所在。所谓的互联网并不仅仅只是具备撮合和中介的功能,特别是在互联网在拓展了自身的功能和角色之后,特别是在互联网与新技术深度融合之后,它同样可以重新焕发生机与红利。这其实是对互联网的再认识与再思考,同样是互联网的一次回归。让互联网回归它的本质,让互联网回归它的基础作用,从而开启产业互联网的新时代。

回归是一次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深度融合

如果我们将消费互联网时代定义成为一个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对立的过程和阶段的话,那么,当产业互联网时代来临,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深度融合将会是主流和趋势。这同样是一种回归。它让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不再是分离的、对立的状态,而是变成了统一的、融合的状态。

事实上,经济社会的发展是没有虚拟与实体之分的。虚拟经济之所以会出现,其中一个很重要的背景就是互联网时代的来临,特别是以互联网平台经济为代表的时代的来临。之所以会出现这样一种两元的状态,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互联网本身并不具备改造实体经济的能力,抑或是说互联网并不具备深度融合实体经济的能力,所以,才导致了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分离的二元经济结构的出现。

随着新技术的不断成熟,特别是它们对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不断深度改造,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在分野的道路上逐渐开始出现“交点”,这个“交点”,就是我们现在正在提及的“数字经济”。而产业互联网,正是“数字经济”的“集结号”。从这个角度来看,回归依然是产业互联网的核心要义。只有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回归,特别是以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为代表的回归,产业互联网才算是真正完成和实现,而等到这个时刻真正到来,便是我们经常所提到的“数字经济”时代的来临。

如果我们将产业互联网看成是“产业”与“互联网”两种元素深度融合的过程的话,那么,“产业”所代表的就是实体经济,而“互联网”所代表的就虚拟经济。当两者深度融合,互联网回归到了产业,产业同样回归到了互联网,产业互联网才算是真正得到了实现。由此可见,回归依然是产业互联网的核心要义。

回归是一次供求两端的再度平衡与衔接

以消费互联网为代表的平台经济时代之所以会来临,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供求两端失衡。供给端的产品过剩、营销不畅带来的库存与挤压,让原本平衡的供求关系被打破,转而造成了供求两端的失衡。以平台和中心为代表的消费互联网时代的来临,通过撮合和中介的方式,实现了供求两端的平衡,并且由此诞生了诸如此类的诸多平台和中心。

当信息不对称开始被终结,特别是当供给端与需求端的对接达到极致,仅仅只是以撮合和对接为主导的商业模式开始遭遇挑战。在这个过程当中,值得一提的是以大数据、云计算为代表的智能推荐的出现,最终让撮合与对接主导的经典意义上的互联网模式发展到了极致。纵然是我们再用更加有效的方式都无法实现供求两端的对接。根本原因在于,困扰供求两端的根本难题已经不再仅仅只是局限在信息的不对称上,而是更多地聚焦在了供求不对称的。

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寻找新的实现供求两端再度平衡与对接的新方式与新方法,产业互联网便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诞生的。这其实是依然是一种回归,让业已失衡的供求关系,重新回到平衡与衔接的状态。产业互联网,便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诞生的。

借助产业互联网,我们要解决的是业已升级的消费需求与尚未升级的供应方式之间的矛盾与问题,以达到供求两端的再度平衡与衔接。这同样是一种回归,让供求两端的关系再度回到那样一个平衡、有序的状态,最终促成的是一个新经济时代的来临。这同样是产业互联网真正要完成的。在这个过程当中,如果缺少了供求两端平衡关系的回归,产业互联网始终都是一个半拉子工程,无法真正完成和实现。因此,回归,依然是产业互联网的核心要义。

所谓的产业互联网,更像是一种互联网的自我修正。与其将产业互联网看成是一个颠覆与改造的过程,不如将它看成是一个回归和重塑的过程。回归,才是产业互联网的核心要义。真正认识到这一点,并且以此为原点,探寻有关产业互联网的更加深入和长远的发展模式和方法,才能让它跳出原有的发展陷阱,真正找到属于自己的独特道路。

信息化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夏丽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评论